男蛇與女人的愛情故事

浪漫 發布時間:2017-09-30 08:36
[摘要]有一些愛情故事,超出了我們常人的思維,男蛇與女人的愛情,更是感動了我們每一個人,它讓我們懂得,愛情沒有界限,下面請看男蛇與女人的愛情故事。
男蛇與女人的愛情故事

有一些愛情故事,超出了我們常人的思維,男蛇與女人的愛情,更是感動了我們每一個人,它讓我們懂得,愛情沒有界限,下面請看男蛇與女人的愛情故事。
 
第一篇:男蛇與女人的愛情故事
 
西口村很窮,日子過得苦。有人便捕蛇來維持生計。
 
這是個危險的活兒。需要膽量,也需要運氣。若不是不心給咬著了,后果不堪設想。村里有人就給蛇給咬到,結果截掉一指頭。
 
但蛇很有賣價。拿到酒樓,往往能賣個幾十塊錢一斤。所以,還是有人肯冒險。初春一過,村里總有幾個漢子山前山后地尋找蛇的蹤跡,有時往往走上一天。
 
傳言,村南邊靠河的野地里有只大蟒。村里的漢子沒少走過那地方,但始終沒見著。
 
村民老贊在河邊截了下一段河條,筑起了大壩,搞起了魚塘。為了防止有人偷魚,老贊夫婦倆輪流守著魚塘。
 
夜里,老贊的老婆去魚塘換老贊,經過雜草叢邊的野地,見一黑色物體橫躺在小路上。老贊的老婆就一腳踩上去。她以為是根木頭。然而腳下卻有肉乎乎的質感,老贊的老婆驚異間,那物體蠕動起來。她嚇得趕緊跳下來。那東西飛速鉆入草叢中,一眨眼不見了。老贊的老婆驚出一身冷汗,后來仔細回憶方醒悟那是一條大蟒。
 
村里有個叫芳芳的姑娘,人長得非常標致,白白凈凈,水靈水靈的。因為家里貧困,讀到高一便綴學了。春耕一過,家里沒什么活兒,父母便命她去河邊放牛。
 
河岸有幾叢竹林,芳芳常坐在里面躲太陽。竹林里很涼爽,很舒服。有天,她坐著坐著,突然感到身后有股冷颼颼的涼意,后頭一看,一黑衣男孩正蹲在她身后,看著她笑。她嚇了一跳,站起身跑開幾步。男孩沒有追過來,她便在一頭坐下。一會偷眼打量這男孩,發現他長得特別俊美,竟不似人間人物,便懷疑他是個鬼,心里頓時懼怕萬分。當下想起身逃走,哪知男生卻先行離開了。
 
以后芳芳在河邊放牛總會看到他坐在竹林里,只瞇瞇對她笑,沒有絲毫惡意。日子久了,芳芳也不害怕了。后來男生主動過來跟她搭話,倆人越聊越投機。芳芳問他是哪個村的。他指山那邊。他說跟父母不住村里,住山上。芳芳也沒覺奇怪。幾個他鄉人承包了那個山頭,種植大片果樹,這事村里人都知道。
 
太陽要落山了,兩個竟聊得意猶未盡,有點難分難舍。男孩說,我叫舍龍龍,只要沒事我就下山來找你。好嗎?芳芳高興地點點頭。
 
第二天,芳芳把牛牽到河邊的時候,他已經坐在那里等她了。兩人又說了一會兒話。芳芳說沒吃飯來,好餓。他便轉身鉆入竹林深處。一會出來時,手里提著一只野兔。野兔已經死了。他麻利地拔下兔皮,兩人開始烤兔肉吃。
 
此后,舍龍龍幾乎每天都給她弄些野味。有時是山雞,有時是野兔。更多的時候,他會下河里摸魚。河里的魚好肥大,也不知道他用什么法子,每次都不會空手上來。日子久了,兩人相互產生了愛慕之情。
 
芳芳因為長得相當漂亮,村里幾個年輕的小伙曾明里暗里向她表達了愛意。有個叫二皮小伙子,有回晚上從外面喝點了酒回來,遇上芳芳,便起了色心,捂住她的嘴抱到暗處玷污了。
 
芳芳哭著告訴娘。芳芳的爹爹提著菜刀去了二皮家。二皮那八十歲的老母親就給芳芳的爹跪下了。二皮的娘說,是我沒教好兒子,要怪就怪我吧。二皮沒有爹,家里就他跟他娘兩個人。
 
芳芳的爹還是把二皮揍個半死。后來二皮家給芳芳的爹塞了一千六塊錢欲私了。芳芳的爹開始不愿意,堅持要把二皮弄到牢里去。那個年代,在鄉下姑娘的貞操看得何等重要。芳芳的娘就跟芳芳的爹說,破身就破了,別把事情弄得人人都知道,以后人家怎么看芳芳?
 
芳芳的爹還是不愿意。二皮的娘見機補上幾句,二皮都被你揍成這樣了。再把他抓到牢里去,芳芳也還不了身了。芳芳的弟弟明年就上中學了吧,這點錢不多你們先拿著用芳芳的爹想了想,就同意了。不過又開口向二皮要了一千。
 
兩千五,就把一個姑娘的貞操給“賣”了。芳芳為此大病了一場。在家里躺了四天三夜,不吃不喝。第五天爬起來時,人瘦不成樣。她想到了舍龍龍。
 
她來到河邊的竹林里,舍龍龍早已坐那里。舍龍龍一看見她,驚訝地問她怎么了。她不說話。舍龍龍一臉焦急,說,我每天都在這里等你。你不來,我都快忍不住去村子找你了。芳芳就忍不住哭了。舍龍龍把她抱起,放在腿上,小心安慰她,問她發生什么事了。芳芳就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了。舍龍龍聽了氣得直發抖。
 
二皮其實本性也不壞。二皮長得倒也是一表堂堂,在家很孝順他的老娘。他對芳芳暗戀已久,那晚喝多了酒壯了色膽,做出了糊涂事,二皮很羞愧。雖然這事瞞得緊,但二皮呆村里總覺得無地自容。白天做完活兒,等天一擦黑就往鄰村里竄。
 
晚上夜色很好。二皮把飯碗一放就出門了。過了村口,到處的齊頭的野草,寬大的土路在月光下蜿蜒,拉伸出一條灰色來。二皮走著走著,突遠遠望見前方路的中央盤著個黑東西,把路兩邊占得滿滿的。二皮一愣,這是啥啊?他放慢腳步,往前靠近些,啊,一條大蛇!一條身如小桶粗的大蛇!二皮的腿頓時軟了。
 
那蛇發現了二皮,把頭高高地竄起,晃動一下腦袋,再往前一伸,倏地張開嘴,傾盆血口就現在眼前,離二皮有五米之遙。
 
二皮趴在地上不敢動。他知道,只要他一起身逃走,那蛇定會撲上來。他小心地往路邊一點一點地挪動身子,然后順勢一滾,翻進草叢里,連滾帶爬地跑回到村里。
 
他沒有直接回家,而是進了唐平家。唐平是村里捕蛇能手。聽了二皮哆哆嗦嗦地把話說完后,操過一支獵槍就要出門。唐平的老婆過來攔住他,說,這蛇這樣大怕是成精了,咱還是別去招惹它。唐平就有些猶豫了。他想了想,對二皮說,去招呼幾個人來。多一些好對付些。


編輯:ctwxc
掃一掃 更健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