講述一個姑娘與一個癱瘓男子的愛情故事

現代 發布時間:2016-10-24 08:16
[摘要]講述一個姑娘與一個癱瘓男子的愛情故事 在這里給大伙講一段真實的愛情故事,一個姑娘與一個癱瘓男子的愛情,他們一見鐘情,可是一聲大病奪去了小伙的健康,從此他們交織著堅難的愛情。 一次偶然的相遇,年輕的軍人與美麗的姑娘一見鐘情,深埋心底的愛情經過
講述一個姑娘與一個癱瘓男子的愛情故事
 
     在這里給大伙講一段真實的愛情故事,一個姑娘與一個癱瘓男子的愛情,他們一見鐘情,可是一聲大病奪去了小伙的健康,從此他們交織著堅難的愛情。
 
    一次偶然的相遇,年輕的軍人與美麗的姑娘一見鐘情,深埋心底的愛情經過兩年的醞釀,姑娘沖破種種阻力與已脫下軍裝的小伙走到一起。當他們正在愛河沐浴的時候,一場病奪去了矯健小伙的行走和語言能力,從此癱瘓不起。美麗的姑娘入住一貧如洗的男友家,5年如一日,護理癱瘓在床的男友,不離不棄……
 
愛情緣于一次浪漫的相視一笑
 
  2004年10月27日,在高要市白土鎮的梁志開的家,他的女朋友陳江霞憂郁地對筆者說:整整5年了,他再沒有站起來和我說話了……
 
  梁志開,曾獲過“廣東省優秀人民警察”榮譽稱號。1999年8月12日,這本是一個極其普通的日子。然而,對于梁志開來說,卻是一個噩夢開始的黑色日子。那天早上,在番禺旺角粵海油庫工作的梁志開晨練跑步回來后,突然感到劇烈的頭痛,不久便倒地昏迷。工友們見狀,連忙送他到附近的鎮醫院救治。由于梁志開病情嚴重,鎮醫院經過初步的搶救后馬上把他轉送番禺醫院。很快,番禺醫院又把梁志開緊急轉送著名的廣州珠江醫院。在權威醫療專家的診斷下,終于確診了梁志開的病是“基底性腦動脈瘤”。
 
  女售貨員與顧客不經意的相視一笑,誰會想到,3年后由此生出一段詩意浪漫的愛情故事。
 
  1994年的一天,在粵北樂昌市的一間百貨商店里,年輕的女售貨員陳江霞正忙著活兒。
 
  “小姐,請您拿那雙襪子出來給我看看。”
 
  陳江霞抬頭一看,只見一位穿著軍裝的小伙子站在自己的面前。陳江霞熱情地為這位軍人服務,拿出了一雙又一雙的襪子給他挑選,直到他滿意為止。
 
  “謝謝您,小姐!”軍人臨走時,很有禮貌地對陳江霞說。
 
  陳江霞出于禮貌,友好地朝他笑笑……
 
  此后,陳江霞發現,這位年輕的軍人經常光顧百貨商店,而且每次來都是找她挑選東西。一回生兩回熟,陳江霞從他的口中,知道他名叫梁志開,是樂昌市公安消防大隊的班長。
 
  那時候的梁志開,剛剛20歲,長得英俊瀟灑。而18歲的陳江霞也出落得青春靚麗。兩個年輕人就這樣相識了。
 
  到了第二年底,梁志開要退伍了。臨離開樂昌時,梁志開最后一次來到陳江霞所在的百貨商店,向她道別。
 
  “今后,我也許沒機會來這里買東西了。”梁志開對陳江霞說。
 
  陳江霞笑著說:“我又少了一位老顧客了。”梁志開有點戀戀不舍地離開了百貨商店。
 
  陳江霞望著梁志開離去的背影,心里莫明地涌上了一股說不清的失落感……
 
日子在悄無聲息和熱鬧非凡之間切換流淌著。
 
1997年底,離開了部隊已經兩年的梁志開,心中一直埋藏著一個揮不去甩不走的秘密——他忘不了樂昌城里那位可愛的女售貨員陳江霞。這時候的梁志開,已經在番禺一家油庫當專職消防員。梁志開決定以到樂昌探望老戰友為借口,去見一見陳江霞。
 
  舊地重游的喜悅,壯了梁志開的膽子。他風風火火地趕到那間百貨商店后,徑直朝那個熟悉的柜臺走去。然而,柜臺依舊,物是人非,梁志開感到深深的失落。
 
  老戰友知道梁志開的“心病”后,便拽著梁志開一條街一條街地去找陳江霞。小小的樂昌城,只要走半天就走完所有的大街小巷了。終于,梁志開找到了陳江霞。
 
  陳江霞做夢也想不到,一個過去的顧客,為了見一見自己,竟然數百里奔波,還滿街滿巷地尋找!陳江霞感動了。
 
  幾天的相見是短暫的。但是,就是這幾天,陳江霞才知道了梁志開的家庭背景和他的工作情況。臨別時,陳江霞把自己的通信地址和電話號碼告訴了梁志開。從此,陳江霞的感情世界里,走進了梁志開。
 
她甘心做他的生命和愛情守護者
 
 
  當陳江霞把自己與梁志開戀愛的事告訴父母后,母親頻有微詞。
 
  母親反對的理由是兩人的家庭背景不同。陳江霞出生在工人家庭,父母均是粵北某礦務局的職工,家庭經濟收入穩定。而梁志開出生在農民家庭,父親年老體弱已不能勞動,母親又剛剛去世,家庭經濟相當困難。
 
  “媽,梁志開不是農民,他的戶口在高要市城區呢。”陳江霞試圖說服母親。
 
  母親問:“他在城里有房屋嗎?”
 
  陳江霞誠實地回答:“沒有。”
 
  母親說:“光有戶口有什么用呢?戶口又不能當飯吃。”
 
  的確,梁志開雖然名義上算是城里人,但他在城里沒工作沒房子,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城市居民。并且,在梁志開的家鄉,由于他的戶口不在農村,所以他無法分到集體的責任田。既不是城里人,也不是農村人,尷尬的身份使梁志開一開始就不受“未來岳母”的喜愛。
 
  但是,陳江霞卻對梁志開情有獨鐘。她經過接觸,看到了男朋友身上的許多亮點。她發現自己的男朋友是一個相當誠實和熱心助人的年輕人,他具有品格上的優勢。而且,他在部隊里立過三等功,榮獲過1994年度“廣東省優秀人民警察”稱號,這足以證明梁志開有事業心,并不是一個平庸的人。
 
  陳江霞經過深思熟慮,決定離開樂昌,來到梁志開工作的地方——番禺。從此,一對多情的戀人,在異鄉土地上相愛著。
 
  陳江霞萬萬沒想到,這種相親相愛的日子才過了兩年,厄運就降臨到梁志開的身上……
 
  這場來勢洶洶的疾病,徹底擊垮了梁志開的身體。在珠江醫院,權威的醫療專家對梁志開下了放棄的意見。
 
  日夜守護在梁志開病床前的陳江霞聽了專家的意見后,心里的希望仿佛一下子被巨石壓碎了。她望著躺在病床的戀人,傷心的淚水再一次像決堤那樣奔涌而出……
 
  2000年4月20日,她辭去了在番禺一家外資廠的工作,不顧家人和朋友的勸阻,毅然地來到了高要市白土鎮大旗村梁志開的家,從此挑起了護理男朋友的沉重擔子。
 
  此時的梁志開,已經完全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,不僅全身癱瘓,而且失語。陳江霞卻異常堅強,她心里只有一個念頭:男朋友離不開她。
 
  梁志開的確是離不開陳江霞。陳江霞告訴記者,當初住院的時候,他幾乎天天叫喊著陳江霞的名字,有時候見不到她,就吃不下飯。陳江霞心里清楚,她已經成了男朋友唯一的精神支柱。如果這根支柱在他眼前消失,可以想象,梁志開的生命之燈就會暗滅。
 
  服侍癱瘓病人是一項高強度的勞動,更何況還是一個失語的癱瘓者!在梁志開那間20多平方米的家里,除了一臺彩電值幾個錢外,再也沒有其他貴重的東西。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下,陳江霞默默地擔負起本來不屬于她的特殊工作。
 
  在梁志開的家,陳江霞不僅勞力,而且還要勞心。梁志開雖然有兩個哥哥,但早已經分家各自生活了。所以,梁志開只能跟68歲的父親在一起生活。而體弱多病的父親,也已經失去了勞動能力。沒有經濟收入的梁家,只好靠兩個哥哥和一些親戚接濟過日子。但是,梁志開每天服藥需要一大筆錢呀!陳江霞為了這筆錢,簡直把頭都想疼了……
 
  “江霞,你跟他還未登記結婚,你沒義務沒責任去服侍他呀!”朋友苦心地開導陳江霞。
 
  “他都病成這個樣子了,你還圖他什么啊?快離開他吧!”陳江霞母親幾乎對女兒下了命令。
 
  也許,朋友和親人的話都有道理。但是,陳江霞卻未能聽得進去,她義無反顧地按照自己的意愿來行事。她仍然以女朋友的身份,去服侍他,去承擔一項非一般意志的人所能承擔得起的重任。這種日復一日、年復一年的單調日子,陳江霞硬是走過了4年多,而且還打算走下去……
 
“我如果離開他,他一定活不下去”
 
  記者的采訪過程,一直都是在梁志開的眼前進行的。雖然,梁志開不能說話,但記者看得出,他的腦子是清醒的。
 
  記者問:“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我們一直認為動人的愛情故事,只有在影視和小說里才會出現。您為男朋友付出了如此巨大的犧牲,您有過后悔嗎?”陳江霞沒有半點的遲疑,神情嚴肅脫口而出:“沒有。”
 
  “如果他的病好不起來,5年,甚至10年仍是這樣,您會堅持照顧他嗎?”
 
  “會的。”
 
  “為什么?”
 
  “我如果離開他,他一定活不下去。”
 
  “您認為自己這種付出,是基于愛情還是道義?”
 
  “我認為是愛情對我的誘惑。”陳江霞說這句話時臉上掛著燦爛。刺桐文學城:ntt-group.cn
 
臨別時,陳江霞告訴記者,從今年1月開始,政府每月給予梁志開90元的低保金,錢雖少,但可以買些肉給梁志開補補身子了。
 
(發2004年11月04日南方日報)
 
補記:
 
2009年9月9日,俺突然想起了陳江霞和梁志開。一個電話打到當地的婦聯,方知男主人公的病情依然如故,女主人公的愛情鐵打不變,還有兩人的關系依然是沒有結婚的戀人關系。
 
當年為了寫陳江霞和梁志開,完全是出于一個記者的職業本能。文章發出來后,全國的報紙、雜志和電子媒體紛紛轉載,引起轟動。由此,倆人的生活得到了一些改善,如政府幫助他們蓋了樓房,陳江霞獲得了“三八紅旗手”稱號,市醫院免費為梁志開治病,部隊和社會各界人士紛紛捐助等等。
 
今天回過頭看這篇自己寫的文章,反省中感到內心深處有一些疼痛——梁志開對愛情的擁有是不是有些自私?陳江霞對愛情的付出是不是有些不值?
 
問世間情為何物?直教人生死相許。愛情啊……
 
推薦閱讀南洋女孩與癱瘓小伙的愛情故事
 
     2011年6月19日晚上,馬來西亞女孩顏淑英在網上掛著QQ,看到一個叫“向日葵”的陌生網友發來的好友申請。她正準備拒絕,不經意間,鼠標點到了對方的QQ簽名:“我已癱瘓臥床二十八年,我沒有屈服病痛的折磨,而是珍惜生命的點滴與感恩,把堅強樂觀的精神帶給大家。” 
  看到這段話,顏淑英被深深觸動了。她想,一個常年癱瘓在床的病人,不但沒有因病悲觀消沉,反而想著要把樂觀精神傳遞給大家,這個人一定有著與眾不同的性格。想到此,她果斷按動鼠標,通過了對方的好友申請。 
  通過了好友驗證,兩人開始聊了起來。顏淑英問對方:“你又不認識我,怎么會加我為好友?” 
  “向日葵”解釋道:“我喜歡了解各國的民俗風情,剛才搜索好友時,無意中看到你的QQ所在地是馬來西亞,就冒昧加了你,請你不要介意。” 
  原來如此,顏淑英又好奇地問:“你行動不便,了解了又能如何呢?” 
  “向日葵”先發過來一個笑臉,過了一會,他又發過來一段話:“雖然我不能走,但我的心是自由的。既然活著,我就要開心度過每一天,不辜負親人的關愛。等我死后,我要把遺體捐獻給國家的醫學事業,希望在類風濕病研究領域發揮用處,拯救更多不幸的人。” 
  看到這段發自肺腑的話,顏淑英既心酸,又感動。對方如此真誠,她也敞開心扉,兩人越聊越投緣。 
  通過當晚的QQ聊天,顏淑英了解到,“向日葵”真名叫李康宇,1975年出生于唐山豐南區柳樹圈鎮一個貧困的家庭。由于遺傳和環境等原因,在他5歲那年,被確診為類風濕性關節炎。然而,家中因唐山大地震已經一貧如洗,父母只能買藥物給他進行保守治療。從那時起,李康宇就開始服用鎮痛藥緩解病痛,弱小的身軀承受了本不該遭遇的傷害。 
  誰知,8歲那年,李康宇的病更加嚴重。他的右膝關節最先開始變得僵硬,慢慢喪失活動能力。隨后,他的胯骨和左膝關節也先后喪失活動能力,每日只能躺在床上,連輪椅都無法乘坐。 
  李康宇有三個姐姐,最初的20多年,父母一直陪伴在他身邊,照顧他的飲食起居。然而,1996年,他的父親突發腦出血去世。2010年,他母親也病重不治。父母雙亡后,大姐和二姐因為經濟困難,家庭負擔重,無力承擔照顧弟弟的重任,便狠心拋下了殘疾的弟弟,從此不聞不問。還好,善良質樸的三姐和姐夫挺身而出,把弟弟接到自己家,悉心照料他,盡力給他舒適的生活。 
  因為從小患病,李康宇沒有上過學,他的活動范圍很小。盡管如此,他并沒有放棄過對知識的渴望。通過自學,李康宇掌握了生活中的常用漢字。后來,北京一位好心網友被李康宇的堅強與樂觀打動,送給他一臺二手電腦。好學的李康宇很快學會了上網,用網絡為自己打開了通向美麗世界的大門,并且開始寫作。至今為止,他已經發表了幾萬字作品。也正是因為網絡,他認識了顏淑英。 
  聽了李康宇身殘志堅的故事,顏淑英感動地落淚了。她也坦誠相待,告訴李康宇:“我1978年出生在馬來西亞吉隆坡,爺爺是福建人,父親早逝,母親含辛茹苦把我和哥哥、兩個妹妹帶大。大學時,因為喜歡中華文化,我報了漢語班。畢業后,我進入慈善機構從事公益工作,隨后經常到云南、福建、臺灣等地參加公益活動,非常喜歡中國的風土人情。” 
  說到這里,顏淑英對李康宇說:“你就叫我阿英,你長我三歲,我以后叫你哥哥吧!” 
  此后,兩人每晚九點都準時上網聊天。不斷接觸中,顏淑英發現李康宇是個非常有才華的人。他雖然沒上過學,卻上知天文下知地理,知識非常淵博,無論顏淑英問他什么,他都能對答如流,兩人交流得非常愉快。 
  一次聊天中,李康宇說:“阿英,我是一個只有頭和手指能動的哥哥,但如果你遇到困難,一定要告訴我,我會盡力幫助你。”顏淑英被李康宇的善良感動了,要了他的手機號碼。 
  遠隔千山,為愛而來 
  2011年6月26日晚,李康宇吃完飯,準備打開電視看看,這時,許久沒有動靜的手機響了,他按下接聽鍵,一個陌生甜美的女孩聲音在耳畔響起:“康宇哥,知道我是誰嗎?” 
  李康宇愣了一下,立即回答:“你是阿英?我能感覺得到,就是你。” 
  萬能的電話線,將身處兩國、相隔千萬里的兩人緊緊連接在了一起,兩個人的心瞬間靠近了。沒有生疏,沒有隔閡,兩人海闊天空地聊了很久,直到李康宇說:“阿英,掛了吧!這樣通話太貴了。”電話那頭的顏淑英說了句:“好的,那你早點休息,等有空了再聊。”這才依依不舍掛了電話。此后,顏淑英經常給他打電話,她甜美的聲音成了李康宇最期待的天籟之聲。 
  其實,雖然沒有見面,但顏淑英在李康宇的QQ空間里,看到了皮膚白皙、骨瘦如柴的他平躺在床上的照片。她想,以這樣的姿勢,用電腦打字聊天,肯定非常吃力。為了不讓他受累,這個貼心的女孩省吃儉用,用省下的錢給他打越洋電話。 
  一天,電話聊天中,顏淑英突然說:“康宇哥,我想有機會就去中國,去唐山看你。” 
  聞聽此言,李康宇的心劇烈跳動起來,他強壓住情緒,故作平靜地說:“謝謝你!可是,我們之間距離太遙遠了。” 
  顏淑英卻勇敢地說:“我特別想見你,再遠都不是問題。”誰知,李康宇說了句:“早點休息”,就匆忙掛了電話。 
  其實,隨著了解的加深,李康宇對顏淑英的思念和依賴越來越強烈,他發現自己早已喜歡上她了。但是,他覺得自己情況特殊,根本不能給她幸福,又怎么能向她表達愛?他害怕萬一表白失敗,連朋友都做不成。于是,他一直壓抑著自己的感情。得知顏淑英想來中國看他,他更是又喜又憂。喜的是,她那么在乎、關心自己;憂的是,萬一她親眼看到自己的情況,無法接受,而心生失落呢?想到此,李康宇非常矛盾。 
  這時,遠在馬來西亞的顏淑英也很煎熬。她自己也未曾想到,自己的心房會被遠隔重洋、高位截癱的中國男人打開。這么多年,在經歷一段失敗的感情后,她一直沒有遇到喜歡的人。而認識李康宇后,她覺得遇到那個緣定今生的人了,勇敢的她決定主動表白。   2011年8月1日晚,李康宇用電腦登陸QQ,剛上線,顏淑英就發過來一段改變他們一生的話:“康宇,我想告訴你,我喜歡你,想和你在一起,你是否也有同樣的感覺?” 
  既然郎有情,妾有意,李康宇當即敲下“我當然也愛你”,可準備發送時,他又猶豫了。這么多年,他的世界只有一張床,生活不能自理,胳膊和身體只能彎成30度角,他甚至不能給心愛的女孩一個擁抱,又有什么資格說愛她呢? 
  顏淑英見他一直沒有回應,又發過來一句:“生命已經如此苦難,讓我們勇敢愛一回又如何?” 
  李康宇被她的真誠感動得淚流滿面,既然一個女孩子都這樣無所畏懼,那么自己堂堂男子漢還害怕什么呢?想到此,他也熱烈回應:“阿英,其實我一直愛著你。雖然我沒有健康的身體,但我會努力讓你過上幸福的生活,相信我。” 
  看到這個回應,顏淑英喜極而泣。她決定要來中國看望日思夜想的戀人,當即開始辦理各種手續。 
  2011年11月13日,顏淑英啟程前往中國。千山萬水,4800公里,她毅然踏上了這段心動之旅。 
  當天,李康宇請兩個朋友去機場接顏淑英。下午3點,一路輾轉,兩人終于相見。 
  看到躺在床上、臉色蒼白的李康宇,顏淑英的淚洶涌而出。李康宇想抬起手,幫她擦去眼淚,而他的手,剛剛抬起,就無力垂下了。見狀,顏淑英蹲下來,把臉放在他的手邊,幫他完成了這個心愿。 
  李康宇無奈地笑笑:“阿英,你看到了,我連一個擁抱都不能給你。” 
  顏淑英伸出雙臂抱住李康宇:“沒關系,我抱你,一輩子。”說完,兩人都哭了。 
  在唐山停留了15天,顏淑英哪都沒去,每天都在家陪伴李康宇。兩人一見如故,互訴衷腸。這次相見,更堅定了兩人一起走下去的決心。 
  情比金堅,愿用一生詮釋 
  從中國回去后,顏淑英帶回了很多李康宇的照片,這才把自己的戀情告訴家人。得知女兒竟然愛上了一個高位截癱的中國農民,全家人頓時炸開了鍋。顏媽媽發動所有親戚來勸說女兒,但顏淑英不為所動:“雖然他是殘疾人,但在我眼里,他不比任何人差。我相信我嫁給他,會得到幸福。” 
  想到女兒是個穩重的孩子,顏媽媽決定先到中國,考察一番再做決定。 
  2012年5月5日,在哥哥和媽媽的陪同下,顏淑英第二次來到了唐山。李康宇的三姐對顏媽媽說:“阿英是個好女孩,如果嫁給了康宇,那是害了阿英啊!”這一句發自肺腑的話,讓顏家人非常感動,嚴肅的氣氛頓時緩和了下來。 
  一天,顏淑英的哥哥顏永祥問李康宇:“如果你娶了阿英,用什么來承擔家庭重任?” 
  李康宇誠懇地說:“我現在唯一能動的,就是這雙手和大腦。以后,我們可以開網店,我還可以投稿賺稿費,加上每年2300元的低保金,維持生活還是沒問題的。” 
  這時,顏淑英接上話:“哥哥,我還可以打臨工,做農活。生活要靠雙手創造,只要勤勞,就一定能過上好日子。” 
  在李家住了一個星期,顏媽媽發現,李康宇雖然殘疾,但是思維敏捷,談吐幽默,注視女兒的眼睛,溢滿了濃濃的愛意。而女兒照顧李康宇的一舉一動,都無比溫柔和有耐心。看著這對困境中深深相愛的戀人,顏家人終于同意了這段婚姻。 
  回到馬來西亞,顏淑英開始積極為結婚辦理各種手續。2013年7月20日,她終于帶齊了所有證件,再次來到中國。 
  領證前一天晚上,李康宇的三姐單獨和顏淑英談了一次,她說:“阿英,你真的決定要嫁給我弟弟嗎?婚姻可是一輩子的大事啊!” 
  顏淑英毫不猶豫地說:“放心吧,姐姐,我考慮清楚了。這兩年來,我越是了解康宇,就越愛他。雖然生活拮據些,但這不重要,關鍵是兩人相知相愛,就足夠了。” 
  由于跨國婚姻只能在省民政廳辦理,7月24日,一家人合力將李康宇抬上了面包車,前往石家莊。當天,兩人順利領取了結婚證。 
  8月8日,顏淑英的媽媽、哥哥、嫂子,還有兩個妹妹,都遠道而來,參加她的婚禮。11點10分,婚禮正式開始。顏永祥牽著妹妹走過紅地毯,含淚將妹妹的手交給了躺在沙發上的李康宇手中。隨后,顏淑英深情望著懷中的愛人,說:“我的后半生,就想和你一起笑,一起哭,我愿做你生命里的天使,永遠陪伴你。” 
  話音一落,全場掌聲雷動,親友們無不熱淚盈眶。 
  婚后,顏淑英很快就適應了北方生活,開始全心照顧丈夫。每天,她都費勁心思,做出美味的三餐,并且耐心地喂給丈夫吃。閑下來的時候,她就坐在床上,陪丈夫說話,兩人總是聊得哈哈大笑,一如從前。 
  9月25日,一家電視臺制作人聯系到李康宇,表示很欣賞他的口才,希望把他培養成一位勵志演說家。得知這一好消息,顏淑英全力支持。目前,她正在陪丈夫練習普通話。 
  “將來,無論貧富悲喜,我們都將同甘共苦。”這是顏淑英在婚禮上說的一句話。而細心的李康宇,則將妻子在婚禮上說的話,都記錄了下來。他說,這是他聽過最溫暖最有力量的話。
 
講述一個姑娘與一個癱瘓男子的愛情故事


    編輯:ctwxc
    掃一掃 更健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