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網戀男友的那點事

網絡 發布時間:2016-09-06 18:14
[摘要]我和網戀男友的那點事 第一篇:我和網戀男友的那點事 初見網戀男友 他扒光我陪他洗鴛鴦浴 懷揣著激動的心情,我坐上了開往xx城市的火車,手里的手機馬上顯得不安分起來,頻頻的震動。我清楚的知道這電話是他打過來的,離開了座位,在洗手間接了他的電話。對
我和網戀男友的那點事
 
第一篇:我和網戀男友的那點事
 
初見網戀男友 他扒光我陪他洗鴛鴦浴
 
  懷揣著激動的心情,我坐上了開往xx城市的火車,手里的手機馬上顯得不安分起來,頻頻的震動。我清楚的知道這電話是他打過來的,離開了座位,在洗手間接了他的電話。對他說,今天是不會過去的,公司里的事情忙的要命。
 
  而且還說要過他那邊去,也得等到一個星期以后。這是我的第一次外出遠行,我自出生從來沒有出過家門。掛了電話之后,我的心里又是一陣悸動,暗暗為自己騙了他而激動的不能自已。
 
  默想這次旅行所能出現的驚喜與快樂,無法閉上雙眼安靜的呆一會。火車還有六個小時才能到站,到站要等到晚上九點多鐘,這是預算好的時辰,我想在這個時辰去幽會該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。
 
  心里暗算著這六個小時該怎么打發,鄰座的陌生人不知是從什么地方上的火車,這時候已經打鼾睡的相當沉了。還是斗地主吧,游戲最能讓人忘記時間,于是開游戲,斗地主。無奈斗地主總是輸,看來心思全沒有在游戲上面。
 
  只好把和他相識的經過從頭到尾默想了一遍。他叫勝男,我都叫他剩男。是我初中是的同學,畢業之后就沒了聯系。后來忽然間就出現在我的qq上面。
 
  之前的網名叫蒙娜麗莎,我當初還以為是個女孩,不曾想到會是熟人。雖然是同學,但是同學那會,從來沒有深入的接觸過。
 
   和不知道是同學的蒙娜麗莎聊了有半年之久,彼此熟了。期間頻繁的交流感情上的事情,我感覺對方是一個無微不至的大姐,偶爾有的時候他還會寄來一些小物件,小禮品之類的。在網上我們的情感得到了飛速的發展,無話不談的我們深深的感覺到對方的依賴和親善。
 
  我曾多次向他請教關于健康生理方面的東西,像什么乳房脹痛之類的,問他是怎么解決的,當然還有更為私密的問題。這當然不好擺在明面上去說,都是女孩家的心思。
 
  半年后的一天,他忽然對我說他喜歡我,說一直喜歡我,從上學那會就開始了。當時他才說明了自己的身份,我才忽然記起是老同學。
 
  這落差亮明之后,我反而有些不適應,因為我一直以為對方是一個女孩,是個大姐。忽然間的轉變來的有些太突然了。想起和他相識的種種,感覺他的感情在上學的時候沒有透漏,保留到這個時候,也算是難能可貴了。
 
這樣我們又交流了有半年的時間,最近到了一聊天就開視頻的程度,而且一聊起來就沒完沒了了。有一天他忽然間消失了有大半個月,我開始覺得生活有些不適應了。
 
  打電話過去問他,為什么最近不怎么上網了。他回答說只有沒伴侶的人才會無時無刻去掛著qq。到了這個時候,我們才深深的意味到該是深入接觸的時候了。
 
  于是我們自然而然的成為了網上的情侶,空間開成情侶空間,互相問候,互相關懷,互相逗樂。半個月前,我曾偶然提出要見面的要求,他說還沒做好準備。于是就不了了之了。最近幾天勝男天天提出要會面,我心里也有這個想法,于是決心去他那兒一趟。
 
  默默想著這些的時候,差一點睡了過去。要不是火車到站的顛簸,我幾乎要錯過了下車的時間。下車之后,接著給勝男打了個電話,告訴他我已經到站了。
 
  從他說話的聲音我能聽出來他十分的意外。掛了電話之后,充分感覺到了周圍的陌生,要不是這個城市有勝男,我估計這輩子或許都不可能和它擦肩。大約有半個小時,勝男開著一輛北京現代來到了我的跟前。
 
  我完全不能料到,勝男的氣場如此的強悍,讓我無法反抗。于是在他的安排下,我們先是吃,而后他帶著我去了不同的地方去看夜景。勝男說這個城市白天的景色不如晚上的好看,夸我會撿時間,正好在這個時候來。
 
    大約有十一點左右,他帶我去了洗浴休閑城,我以為他會為我單獨開房間,誰知道,我們倆開在了一起。我雖然不悅,也不好說什么,從了他。進了房間之后,勝男癡癡的望著我,那雙眼睛火熱非常。
 
  我的心里差不多要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樣的事情,本能的想抗拒,但是卻被他按住。他先把自己的衣服迅速的脫去,全身上下只剩一個三角,看著眼前只掛一絲的勝男,我本能的閉上了眼睛。
 
  勝男不顧一切的把我往池子里抱,我當時被他脫的也僅剩下文胸和小褲。到房里以后,我沒說一句話,但是心里卻充滿了怒火。他的直截了當,讓我很生氣。
 
  在池子里,他像一條鱷魚,緊緊的纏住我。我終于忍不住啪的一下扇了他一個耳光。這個時候,我腦子里最先冒出來的念頭是,第一次幽會就進這種地方的男人,肯定不是什么好鳥。
 
    打完他一巴掌,我迅速的穿衣服,這時他又來了,一把抱住我,又要把我抱進池子里。這是的我瀕臨火山爆發的邊緣,開始瘋狂的暴打他。拳腳并用,開始的一拳,暴在了他的眼睛上,他蹲在地上,歇了一會,又起來了。
 
  這時我已經穿的差不多了,于是飛起一腳,接著又是兩拳。然后奪門而出。我最后看到勝男,他是蜷縮在地上打滾,我感覺自己踢中了他的要害了。
 
  那天晚上我在車站附近找了一家賓館住了一晚,第二天一早就買車票回了家。這種突發的狀況對我來說是始料未及的,我不敢面對這種變故。
 
  回家之后勝男就再也沒有給我發消息,電話也沒有給我打,不知道是什么情況。一個月之后,勝男在網上給我留言說,自知當晚的過錯,希望我原諒。隔了一天,我在好友里就再也找不到他的蹤影了,打電話也打不通。
 
  這件事一直憋在心里有一段日子了,想在把它講出來心里面也好受多了。且不管這事誰對誰錯,只是想說出來罷了。
 
第二篇:我和網戀男友的那點事
 
    已婚女通過QQ聊天戀上男網友,見面后被騙財騙色,分兩次給對方匯去8000元用于“打點關系”。直到對方關機方知上當受騙。昨日,徐州睢寧法院審結該起詐騙案,被告人陸威犯詐騙罪,判處有期徒刑9個月,罰金3000元。
 
  我和網戀男友的那點事:已婚女性網戀悲慘結局
 
  不滿足平淡生活網戀出軌
 
 
  27歲的小云是睢寧人,家庭幸福,有一個疼愛她的丈夫、一個可愛的女兒,還有一份穩定的工作,但其卻嫌生活過于平淡,缺乏激情。
 
  2012年3月,QQ上一個名叫“隨風”的男網友闖進了小云平靜的生活,兩人在網上聊得甚是投機,“隨風”告訴小云,其本名叫陸威,鹽城人,是一家醫療器械公司的銷售代表,工資和福利待遇都比較好,但每月總會出差,全國各地幾乎都跑遍了。陸威還告訴小云,一定會到小云的家鄉來看她。
 
  2013年10月2日,陸威果真來睢寧看小云了,兩人在賓館見面后聊得很開心,直到深夜小云才離開。第二天下班后,小云家也不回,直接到賓館找到陸威,二人逛街、吃飯、娛樂。這天小云未回家,住在了賓館里。3天后,陸威表示自己要回去上班了,小云戀戀不舍地與其告別。
 
  輕信男網友謊言借錢匯款
 
  分別后的第二天小云就接到了陸威的電話,電話里陸威的語氣顯得很著急。
 
  陸威說:“我回到公司后,好多朋友在一起吃飯,沒想到與其他客人發生了沖突,在打斗過程中我的錢包以及所有的證件、銀行卡都丟了。”
  陸威顯得很焦急,表示近期還會來睢寧看小云。兩天后,陸威果真又來睢寧了,還向小云提出想借錢,說等銀行卡補辦好后發工資了再還給小云。小云同意了,二人又像上次一樣在一起住了兩天。
 
  之后,陸威稱他要到廈門談些生意,想向小云借錢打點關系。小云通過同事借到了6000元錢,打到了陸威的銀行卡上。
 
  沒想到陸威在廈門又打電話來說錢快花完了,有個醫院院長的兒子結婚,他得隨禮,還需2000元。小云又通過銀行匯去了2000元。
 
  打不通電話方才醒悟報警
 
  小云期待著陸威生意談成后二人能再見面,可是之后無論怎么打電話,陸威再也沒有接聽。小云這才明白上當了,于是報警。接到報警后,警方上網通緝陸威。福建警方發現了陸威在當地的消費記錄,順線將其抓獲。
 
 
  睢寧法院經過審理后認為,被告人陸威的行為構成詐騙罪,且查明其曾因詐騙罪被判處有期徒刑,刑罰執行完畢后5年內故意再犯當處有期徒刑之罪,系累犯,依法應從重處罰。故判處其有期徒刑9個月,罰金3000元。
 
第三篇:我和網戀男友的那點事
 
   廣西桂林一女子沉溺網戀,惹來殺身之禍,被網戀男友持刀刺喉后身亡。8月15日,桂林公安局秀峰公安分局通報,警方已成功破獲此案,犯罪嫌疑人李某已被抓獲歸案。
 
  據警方介紹,7月23日下午桂林甲山街道辦敦睦村出租屋的房東報案稱,他家3樓的302號出租房已經多日沒有人出入,而且從房間里散發出一股惡臭,找來開鎖師傅強行把門打開發現,屋里竟有一具高度腐爛的女尸。
 
  桂林秀峰公安分局第三刑警大隊接警后,立即趕赴現場。經法醫檢查,死者女性35歲左右,其頸部有利器的貫穿傷。警方對現場及外圍進行走訪調查,發現案發現場遺留有一只帶有血跡的手表,死者電腦的主機箱、電動車不翼而飛,但手機、現金和銀行卡沒有被拿走。警方推斷:情殺的可能性很大。
 
  偵察員對莫某的手機通話記錄進行了調查,莫某生前最后一次通話是在7月14日晚19:49點,與一個151開頭的號碼聯系,此時間段與法醫推斷莫某的死亡時間相符。偵察員調取天網監控錄像顯示,案發當晚,莫某與一名男子曾騎車外出。至此,有重大作案嫌疑的遼寧籍男子李某,浮出水面。
 
  警方對李某進行了詳細調查,得知李某現已經逃往湖南岳陽。7月25日,桂林警方發布了網上通緝令。并展開對李某的追捕。8月7日,湖南岳陽鐵路警方在湖南將李某抓獲,移交桂林警方。
 
  經審訊,李某,遼寧省鐵嶺市人,今年41歲。1991年李某因在西安搶劫殺人被判死緩,2010年出獄。李某出獄后靠打點零工,做水果生意謀生。今年6月,李某來到桂林,在網上認識了莫某,兩人聊天很投機,隨后,李某主動約莫某見面,兩人感情迅速升溫,很快便成為男女朋友,李某還打算帶莫某一起去東北。
 
  7月初,李某借了兩千元錢給莫某。李某想回東北并要帶莫某離開桂林,但莫某不愿意。過了幾天,急于回家的李某便找莫某還錢。
 
  7月14日晚上,李某打電話約莫某一起吃宵夜、喝酒。之后,兩人帶著幾分醉意回到莫某租房上網。李某看到莫某的QQ里有許多男性網友,且聊天內容曖昧,李某頓生怒火,認為莫某只是把他當成曖昧的對象之一。
 
  當氣憤的李某再次問莫某要錢時,莫某說:“我沒有拿過你的錢,你滾,我要去上班了。”李某一怒之下,從包里拿出一把長30公分的水果刀,勒住莫某脖子,將刀刺穿莫某喉部。莫某掙扎幾下后,倒在血泊中。
 
  目前,李某涉嫌故意殺人罪被警方刑事拘留,案件正在進一步審理。
我和網戀男友的那點事
第四篇:我和網戀男友的那點事
 
    我跟網戀男友睡覺了: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說這話,就代表:他沒打算全心來愛你。如果你能將就,他愿意跟你平平淡淡的搭伙過日子,就像現在那樣,沒有太多溝通、不要太多干涉……如果你運氣好,天長日久,能過出點“感情”;如果你運氣不好,之前那點點“激情”也會逐漸的消磨殆盡。
 
  我和男友系相親網上認識,第一次見面就發生了關系,第三個月我就從外地到了他那里,開始同居。當相處的時候,才發現我們有很多分歧。我們總是不怎么說話,各做各的事情。他不太照顧人,我亦然。他說另一半要以他為重心的,而我又是希望另一半以我為重心的。現在又處在冷戰中。
 
  他曾說過一句話:初戀動過真感情,其它只是逢場作戲。
 
 
  他性格很古怪,我也是不愛用言語來表達情緒的人。昨天他去朋友家玩,我因為胃疼給他打電話,他一開始沒有說他不在本市,當我問他時他才說出在外地。
 
  我不知道為什么不說真話?他的朋友也在電話里跟我說不要責備他。可今天一天沒有聯系。到現在也沒有回來。如果是一個負責任的人,不應該是這樣的!
 
  這幾個月,真的是煎熬,但我一直放不開手。我不喜歡沒有交流的感情,沒有能量的輸出與交換。我情愿一個人生活。但我向來要求自己忠于一份感情,也實實地捍衛著它,除非真的到了不得不分開的那一步、當感情面目全非的時候我才肯罷手。
 
  在這份感情里,我覺得自己像小狗,跟著他,粘著他。他的獨立與自我,很令我憂傷。他和我同是處女座,對彼此都挑剔,卻也彼此都無法理解彼此。很艱難。
 
  前天我說,如果真的那么不喜歡我,我會走。我立馬就走。
 
  他說,你已經說過兩次了,我不希望再聽到第三次。
 
  在愛情里,我常常是個無知無助的人。會默默付出默默高興也默默黯然傷神。他比我大四歲,總說我很幼稚。可是,在對于一個男生對一個女生的相處方式來講,我并不覺得他并不成熟。我感受不到被愛,他也說過他感受不到我。
 
  我很苦惱,請您幫我分析分析。
 
  兩個只關注自我感受的人走到了一起,注定是段感受不佳的戀情。
 
  他說他需要另一半以他為重心。你說你也需要另一半以你為重心。你跟他的戀愛理念其實過于相似,而兩個抱定了同樣“享受對方付出型戀愛”觀的男女,怎么可能不出沖突?
 
  他說:初戀動過真感情,其它只是逢場作戲。
 
  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說這話,就代表:他沒打算全心來愛你。
 
  如果你能將就,他愿意跟你平平淡淡的搭伙過日子,就像現在那樣,沒有太多溝通、不要太多干涉……如果你運氣好,天長日久,能過出點“感情”;如果你運氣不好,之前那點點“激情”也會逐漸的消磨殆盡。
 
  這兩種可能性,就是你和他之間,最好和最糟的兩種結局。
 
  人生不是苦在“不可預期”,人生只苦在“早已預料”。一段沒有懸念沒有起伏甚至沒有愛的感覺的生活,對一個年輕的女人,是最大的折磨。
 
  走到現在,其實你的責任重大。當初,你該先打動他的心,再獻出自己的身。如此,你的付出對他而言才算有價值。
 
  初次見面便去床上約會,會讓女人在男人心目中減價。而如果你沒能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里讓他迷上你的身體你的人,那么,這段戀愛的勝算,也將越來越小。
 
  女人的賭博有很多種,注定會輸慘的一種是:隨隨便便就讓他上了你的床。
 
  如今,我知道你希望自己從一而終。
 
  但偏偏你卻選擇了無法讓自己“從一而終”的戀愛方式:第一面就上床;三個月就從異地跑來同居;日常生活中彼此任性、彼此漠視。
 
  雖然,戀愛會讓女人做很多傻事。但只有那些做了原則性傻事的女人,得不到戀人死心踏地的愛。
 
  你想自始至終的“忠于感情”這沒錯,但是,在下這個決定之前,先得搞清楚,這份感情,它肯忠于你嗎?
 
  一段讓自己過不舒服的感情,女人,不忠也罷!
 
第五篇:我和網戀男友的那點事
 
    因為愛情,不會輕易悲傷,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樣……我們身邊上演著很多關于愛情的故事,或喜悅,或悲傷,都能感動大家,但這段故事卻感動了“老天爺”。青島小伙許崇斌得知女友董麗媛患上嚴重腎衰竭依然不離不棄,娶她為妻。就在董麗媛病情危重,急需腎移植但一直找不到合適腎源時,前天,他們接到了青大附院的電話,有器官捐獻者捐出的腎臟和董麗媛的配型合適,馬上可以手術。昨天下午,董麗媛被推進手術室,昨晚9時許,記者獲悉,董麗媛的移植手術非常成功,順利度過排異期。
 
一個電話帶來了希望
 
    前天下午7時許,許崇斌和董麗媛正在家里吃飯,許崇斌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。“合適董麗媛配型的腎源有了,你們馬上準備一下來住院,明天就能手術。”電話那頭,青大附院腎移植科的醫生黃濤非常認真地囑咐許崇斌要準備的東西。這個電話讓小兩口一下子愣住了,還沒等董麗媛緩過神來,許崇斌立刻放下碗筷,開始收拾住院要用的東西,夫妻二人不敢耽誤,馬上坐上隧道公交車趕往位于青大附院黃島分院的腎移植中央。
 
   晚上9點多,董麗媛住上院,開始做各種手術前檢查,而許崇斌除了陪著她,也在忙碌籌集住院的手術費和治療費。“接到電話的時候,我心里說不出什么感覺,有喜悅,也有擔心,喜悅的是幸運光顧了我們,老婆的病終于有希望了,他沒料到才等了不到一年時間就有了合適腎源,擔心的是老婆的手術能不能順利。”許崇斌說,他已經顧不得多想,一邊安慰情緒有些緊張的妻子,一邊將之前好心人的捐款和父母幫忙借到的錢匯集到一起,交到醫院,還算是比較順利,20多萬元的手術治療費基本湊齊了。
 
從98斤暴瘦到了70斤
 
   昨天下午3時許,記者來到青大附院黃島分院,在腎移植科的病房里見到了董麗媛。病痛的折磨讓她從原來的98斤暴瘦到了70斤。寬大的病號服套在她瘦小的身體上顯得有些格格不入,兩只手臂上布滿了針孔。長時間的注射再加上之前每周一次的透析讓她的雙腿早已麻木,不得不穿上醫院專門的緊身襪來緩解腿部的麻醉。陽光的照射讓房間有些悶熱,再加上穿著緊身襪,董麗媛不停出著虛汗。許崇斌則在一旁輕輕地為她扇風。
 
   在病房里,許崇斌始終面帶著笑容,還給董麗媛講笑話,緩解她緊張的心情。
 
   “再過半個小時就能進手術室了,手術室里睡一覺,出來就好了。”許崇斌看了一眼表,笑著對董麗媛說。昨天,對于董麗媛而言是重生的一天,她終于能做腎移植手術了,手術成功后,她就能恢復健康,過上正常人的生活。雖然之前對手術已經有了些許了解,但董麗媛還是有些緊張,面對丈夫許崇斌,她在刻意保持著鎮靜,面對記者的鏡頭,她擺出V字形勝利的手勢。但大家還是能看出來,一種復雜的表情仍然寫在她的臉上。
 
“下輩子我還嫁給你”
 
   “天天都在盼著這一天,但是真的來了心里還是很害怕。”董麗媛說,除了身體上的煎熬,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壓力。“還好有他陪在我身邊,不然真不知道要怎么熬過來。”董麗媛說。
 
   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昨天下午4時,手術室的醫務人員來通知董麗媛進手術室了。最重要的時刻到了,許崇斌把妻子從病床上抱起,輕輕攙扶她來到接她的手術床上,然后又握起妻子的手說:“寶貝別怕,我一直都在。”
 
    或許是因為術前的緊張,也因為兩年多來病痛折磨的壓抑,又或許是因為丈夫歷經磨難的付出,躺在手術床上的董麗媛眼圈紅了,馬上流下了眼淚,她哽咽著對許崇斌說:“下輩子我還嫁給你,等著我。”
 
    許崇斌也有些激動,但他依然面帶笑容,緊緊握著董麗媛的手,俯下身子親吻了她的臉頰。
 
    許崇斌一直面帶微笑,將妻子送進手術室。手術室的大門關閉的一瞬間,記者注意到,許崇斌馬上扭過身來抹起眼淚。他終于卸下堅強的面具,痛苦、期盼、希望都匯成了眼淚……
 
手術非常成功需要特護一周
 
    青大附院腎移植科主任董震親自操刀手術,經過4個多小時手術,昨天晚上9時許,董麗媛被推出手術室,她的腎移植手術非常成功,這樣她的體內又多了一只腎臟。“之前她體內兩只衰竭的腎臟仍在體內,只是沒有作用了,她今后就要靠移植進來的這只腎臟進行新陳代謝。
 
    腎移植科護士長介紹。董震介紹,度過一段時間的排異反應后,移植進來的腎臟慢慢開始發揮作用,她的身體也會慢慢轉好,過上正常人生活。
 
    董麗媛從手術室出來后馬上進入了隔離病房,將由護士進行為期一周的特護。“因為剛做完移植手術,身體抵抗力特別差,所以要在無菌環境中恢復,除了醫護人員,任何人不能進入病房。”護士長介紹。許崇斌告訴記者,妻子住院期間即使有特護他也不會離開醫院,要一直在病房外等著妻子,給她安慰。
 
    許崇斌提前買好了泡沫地墊,在醫院走廊的盡頭打了個地鋪,24小時呆在醫院。“我會一直陪在她的身邊,她要是想我了可以透過門窗看到我。”許崇斌說。
 
羨慕別人結婚舞獅子
 
    相對于其他等待腎移植的病人,董麗媛算是幸運的。但患病對一個女人,尤其是處在最美好的青春年紀是殘酷的,除了收獲的愛情,病魔剝奪了這小兩口很多正常的生活。“沒結婚的時候,我就特別期待我的婚禮,看著別人結婚的時候舞獅子我就羨慕。”董麗媛說,等病好了,她最希望的就是能和老公牽手一起到中山公園逛逛,像新婚夫妻結婚當天的外拍那樣……
 
   “你出院后,我就要籌劃我們的婚禮,內容暫時保密,但一定是最浪漫的。”許崇斌說。許崇斌告訴記者,對于未來他并沒有想太多,就是希望兩個人能夠像其他普通的夫妻一樣生活,除了婚禮之外,他沒有更多的打算,與妻子一起平平淡淡地生活,彼此牽手一起變老是他最大的心愿。對于未來有沒有孩子,許崇斌也并不是很在意。因為腎移植后的幾年后董麗媛要一直服用抗排斥的藥物,而這些藥物對于嬰兒的發育也有影響,因此董麗媛的體質并不適合懷孕。“我只要她能健健康康地活著,有沒有孩子不重要。”許崇斌說,只是希望父母能夠理解他的這份心,支持他。
 
新聞背景 一個熱帖感動網友
 
    去年11月份,網友“風中哭泣地大貓”名為《還能不能撐住我的尿毒癥人生?》的日記成了島城網絡上最熱門的帖子。發帖人用網絡記錄自己患尿毒癥以來的生活,其中她在網上認識的男朋友得知她查出嚴重腎衰竭后,并沒有棄她而去 ,而是很快向她求婚并且馬上領了結婚證,從此承擔起照顧她的責任,帶她四處求醫的事情更是感動了網友。
 
   “風中哭泣地大貓”名叫董麗媛,今年29歲,老家在威海榮成市,2003年來青島讀大學,畢業后在青島一家家具公司做銷售工作,2012年10月,董麗媛感到渾身無力,總也排不出尿,身上有些腫,去醫院檢查才知道是嚴重腎衰。她的老公許崇斌今年30歲,青島本地人,目前在青島市體彩中央工作。
 
    我們是2011年在婚戀網站上認識的,一見面就覺得很投緣,當然當時我還沒有得玻”董麗媛說,她查出患病后,一度想隱瞞,因為她害怕失去男友,但后來她覺得自己不能那么自私,都做好了男友離去的心理準備,沒想到,當她把患病的
 
    事情告訴許崇斌時,許崇斌緊緊地抱住了她,告訴她“沒有什么能把我們分開”。
 
    兩個月后,許崇斌帶著董麗媛到民政局領取了結婚證。沒拍婚紗照,也沒舉辦婚禮,許崇斌將董麗媛接到了自己60多平米的家里,而為了給小兩口獨立空間,許崇斌的父母就搬到了他爺爺家里湊合住。許崇斌雖然是青島人,但家庭并不富裕,父親是做保安工作的,母親在飯店清洗廚具。兩口子唯一的收入就是許崇斌一月3000多元的工資,花銷除了醫藥費還有透析費等。董麗媛說,許崇斌從來不給自己買東西,連身上穿的一件運動服都是朋友送的。
 
   兩人的故事感動了網友,也吸引了央視的關注,全國各地很多熱心人向他們伸出援手。董麗媛的病情越來越重,必須要做腎移植才行,這時,他們又得到一個消息,董麗媛的父母并不是親生父母,而是養父母,親屬間的腎移植就行不通了,許崇斌就到各醫院聯系等待腎源,他們去過北京,去過濟南,但依然希望渺茫……
 
我和網戀男友的那點事


    編輯:ctwxc
    掃一掃 更健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