苹果app香蕉视频

踩面包的姑娘傷心童話

傷心 發布時間:2015-05-14 17:25
[摘要]第一篇: 你大概聽說過那個怕弄臟自己鞋子便踩面包的姑娘,聽說過她遭了多大的殃吧。這些事是寫在紙上印在紙上的。踩面包的 姑娘故事主人公是一個窮孩子,很驕傲,自覺很了不起,像俗話說的那樣,她這個孩子本性不好。還在她很小的時候,她便逮 蒼蠅,撕下它
第一篇:
 
    你大概聽說過那個怕弄臟自己鞋子便踩面包的姑娘,聽說過她遭了多大的殃吧。這些事是寫在紙上印在紙上的。踩面包的
 
姑娘故事主人公是一個窮孩子,很驕傲,自覺很了不起,像俗話說的那樣,她這個孩子本性不好。還在她很小的時候,她便逮
 
蒼蠅,撕下它們的翅膀,讓它們只能爬,以此取樂。她還把大甲蟲和金龜子抓來,各穿在一根針上,在它們的腳下放一片綠葉
 
或者一小塊紙,可憐的小蟲子便緊緊抓住葉子或者紙片,轉過來,翻過去,想掙脫掉針。
 
    "大甲蟲會看書了!"小英娥說道,"你看它翻紙的那個樣子!"隨著她漸漸長大,她不是變好一些而是更壞了。不過她長得
 
很好看,這正是她的不幸,否則,她大概會被管束得和現在不一樣。"你的頭得拿濃堿水好好泡泡!"她母親說道。"你還是個娃
 
娃的時候,就踩我的圍裙,我怕你長大了會時常踩在我的心口上。"她真是這么干的。
 
    現在她到鄉下有錢人家去幫工了,人家對她就像對自己的孩子一樣,于是她穿得很好。她很好看,就越以為自己了不起了
 
。她在外幫工一年,她的主人對她說:"小英娥,你該回去看看你的父親母親了!"
 
    她倒也回去了,不過是為了顯示給他們看看,她穿戴得多么漂亮。然而在走出鄉下快到城里的時候,她看見一群姑娘和小
 
伙子在街頭的水池邊閑談,而她的母親正坐在一塊石頭上休息,旁邊放著一捆劈柴,是她從樹林中拾回來的。于是英娥扭身就
 
往回走。她覺得自己穿得這么漂亮竟會有這么一個破衣爛衫拾柴禾的媽媽,是很可恥的事。她對回頭一點也不覺得難過,心里
 
只是煩惱。又過了半年的時間。
 
    "你一定得找一天回家去看看你的老父老母,小英娥!"她的女主人對她說道。"這里有一大塊小麥面包,你可以拿回去給他
 
們;看見你他們會很高興的。"
 
    英娥穿上最好看的衣服,穿上她的新鞋。她把裙子提起來,很小心地走著。她想保持她的雙腳光潔美麗,這自然不能責怪
 
她;可是她來到一片泥濘地,道上有水,有污泥,于是她便把面包扔到污泥里,她踩在上面走過去,不讓鞋子沾上泥水。但是
 
,當她一只腳踩在面包上,另一只腳剛抬起來的時候,面包帶著她沉了下去,陷得越來越深直到她完全沉沒,剩下的只是一個
 
冒水泡的黑泥坑。
 
    踩面包的姑娘故事就是這樣發生的。
踩面包的姑娘傷心童話
第二篇:
 
    你大概聽說過那個怕弄臟自己鞋子便踩面包的小姑娘,聽說過她遭了多大的殃。她是個窮孩子,很驕傲,自覺很了不起,
 
她這個孩子本性不好。在她很小的時候,她便逮蒼蠅,撕下它們的翅膀,讓它們只能爬,以此取樂。她還把大甲蟲和金龜子抓
 
來,各穿在一根針上,在它們的腳下放一片綠葉或者一小塊紙,可憐的小蟲子便緊緊抓住葉子或者紙片,轉過來,翻過去,想
 
掙脫掉針。“大甲蟲會看書了!”小英娥說道,“你看它翻紙的那個樣子!” 
 
  隨著她漸漸長大,她變得更壞了。不過她長得很好看,這正是她的不幸,否則,她大概會被管束得和現在不一樣。“你的
 
頭得拿濃堿水好好泡泡!”她母親說道。“你還是個娃娃的時候,就踩我的圍裙,我怕你長大了會時常踩在我的心口上。”她
 
真是這么干的。 
 
  現在她到鄉下有錢人家去幫工了,人家對她就像對自己的孩子一樣,她穿得很好。她很好看,就越以為自己了不起了。她
 
在外幫工一年,她的主人對她說:“小英娥,你該回去看看你的父親母親了!”她倒也回去了,不過是為了顯示給他們看看,
 
她穿戴得多么漂亮。在走出鄉下快到城里的時候,她看見一群姑娘和小伙子在街頭的水池邊閑談,她的母親正坐在一塊石頭上
 
休息,旁邊放著一捆劈柴,是她從樹林中拾回來的。于是英娥扭身就往回走,她覺得自己穿得這么漂亮竟會有這么一個破衣爛
 
衫拾柴禾的媽媽,是很可恥的事。她對回頭一點也不覺得難過,心里只是煩惱。 
 
  又過了半年,“你一定得找一天回家去看看你的老父老母,小英娥!”她的女主人對她說道。“這里有一大塊小麥面包,
 
你可以拿回去給他們;看見你他們會很高興的。”英娥穿上最好看的衣服,穿上她的新鞋。她把裙子提起來,很小心地走著。
 
她想保持她的雙腳光潔美麗,這自然不能責怪她;可是她來到一片泥濘地,道上有水,有污泥,于是她便把面包扔到污泥里,
 
她踩在上面走過去,不讓鞋子沾上泥水。但是,當她一只腳踩在面包上,另一只腳剛抬起來的時候,面包帶著她沉了下去,陷
 
得越來越深直到她完全沉沒,剩下的只是一個冒水泡的黑泥坑。 
 
  英娥到哪里去了呢?她到了釀酒的那個沼澤女人那里去了。沼澤女人是妖女的姑媽。妖女們是很有名的,有許多關于她們
 
的歌,還有不少她們的畫。 
 
  夏天,草地上霧氣騰騰的時候,那就是沼澤女人在蒸酒了。英娥就是沉到她的釀酒房里去了,那地方可是不能久呆的,和
 
沼澤女人的釀酒房比起來,爛泥坑還算是明亮的上等房間呢!所有的酒缸都散發著怪味,熏得人暈暈乎乎,酒缸一個緊挨一個
 
地排著,要是中間有一個小縫,容得下人擠過去的話,你也過不去,這里粘糊糊的癩蛤蟆和肥胖的水蛇纏在一起;小英娥便沉
 
到了這里。所有這些叫人惡心的臟東西都是冰涼的,她渾身上下哆嗦起來,她的身子越來越僵了。她牢牢地踩著面包,面包又
 
拽著她,就像是一顆琥珀鈕扣吸著一根小草一樣。 
  
  沼澤女人在家,魔鬼和魔鬼的曾祖母來釀酒房串門,她是一個十分毒辣的老女人,她總是閑不著;她如果不是帶著她的手
 
工活兒,就不會出門,今天她的手工活兒也在這兒。她專門給人的鞋子縫上“不停地走”之類的玩意兒,讓穿著縫有這種玩意
 
兒的人永遠不得安寧。她還會繡謊話,會把掉到地上的一切胡言亂語都織在一起,拿來害人,誘人墮落。 
 
  老曾祖母看見了英娥,戴上眼鏡再看她一眼:“這是個有靈性的姑娘!”她說道,“我請求把她給我,作為這次來訪的紀
 
念!她會成為裝點我重孫子前庭的很合適的雕像。”于是她得到了她。小英娥就這樣來到了地獄。 
 
  那里是一片無邊無際的大空間的前庭;往前看你會頭昏眼花,往后看你也會眼花頭昏。一大群死人正在等著慈悲的大門打
 
開,他們要等很久很久!又肥又大爬起來東歪西倒的蜘蛛在他們的腳上吐著千年老絲網。這些蜘蛛網像腳鐐一樣勒進他們的肉
 
里,像銅鏈一樣地鎖住他們,他們的魂靈永遠都不得安寧。守財奴站在那里,他忘了帶他的錢柜鑰匙,雖然他知道鑰匙插在錢
 
柜鎖眼上。要是把大家遭受的痛苦和災難都敘述一遍,那會是冗長費神的。作為一座雕像立在那里,英娥體驗到了這種悲慘。 
 
  她的雙腳牢牢地陷入那塊面包里。“為了不把腳弄臟便落得這么個下場!”她自言自語地說道。“瞧,他們都盯著我!”
 
大家都看著她,惡毒的念頭從他們的眼里表現出來。他們講著,但嘴角沒有出聲,這些人看去真可怕。“看著我一定是件快事
 
!”小英娥想道,“我的面龐很漂亮,穿著很好的衣服!”然后她轉動她的眼睛,脖子太硬了,轉不動。真糟糕,沼澤女人的
 
釀酒房把她弄得多臟啊,她一點沒想到。她的衣服就像被一整塊粘液滲透;頭發上爬著一條蛇,蛇頭落在她的脖子上。她衣裙
 
的每個褶紋里都有一只癩蛤蟆伸頭往外看,像害著喘病的哈巴狗呱呱叫著。“不過這里其他的人也都很嚇人!”她這樣自我安
 
慰。 
 
  糟糕透頂的是她這時覺得餓得要死;她能不能彎下腰來掰一塊腳下踩著的面包?不行,背脊僵硬,胳膊和手也僵硬,她的
 
整個身子就像一尊石雕,只有她臉上的眼睛會轉動,能整整轉一周。于是眼睛可以看到背后,情景真可怕,蒼蠅在她的眼上爬
 
來爬去,她眨著眼,但蒼蠅并不飛走,因為它們不能飛,它們的翅膀都被撕掉了,成了爬蟲了。真痛苦,還有饑餓;是的,到
 
最后,她覺得她的五臟六腑都被自己吃掉了,她身內空空的,令人害怕地空。“再這樣下去,我就吃不消了!”她說道,然而
 
她得忍著。這情形繼續著,沒完沒了地繼續著。 
 
  這時,一滴熱淚掉到她的頭上,滾過她的臉和胸落到了面包上,又掉了一滴,掉了許多滴。是誰在為小英娥哭泣?是她的
 
媽媽,一位母親為她孩子而流的悲痛的淚總會掉到孩子身上的,可是這些淚珠并未減輕痛苦,淚珠在燒灸,只會使痛苦加劇。
 
還有這無法忍受的饑餓和她夠不著腳下踩著的那塊面包的那種折磨。最后她產生了一種感覺,她把自己的內臟都吃光了,她成
 
了一個沉重、空洞的管子,把一切聲音都吸收了進去的空管;她清楚地聽見地面上的人們談論她的一切話,她聽到的全是尖銳
 
地責備她的話。 
 
她的母親的確哭得很厲害很悲痛,但接著又說:“是驕傲讓你栽了個大跟斗,才遭這種罪。這是你的不幸,英娥!你讓你母親
 
傷透了心!”她的母親和上面所有的人都知道了她的罪惡,知道她踩著面包走,知道她沉到地下,是一個放牛的人說的,他在
 
山坡上看見了。“你讓你母親傷透了心,英娥!”母親說道,“我早料到了!” 
 
  “要是我沒有生到世上來就好了!”聽了母親的話,她想道,“那就好得多了。現在母親哭又有什么用呢。” 
 
  她聽見她的主人,那些體面的人,像親生父母一樣對待她的人在說:“她是一個罪孽深重的孩子!她一點也不珍惜天父的
 
禮物,而把它踩在腳下,她難進慈悲之門。” 
 
  “他們真該早些嚴嚴地管教我啊!如果我有邪念便把它們驅趕掉。”英娥想道。她聽見還有人編了一首歌說她,“高傲的
 
姑娘,踩著面包走,怕把鞋弄臟。”這首歌全國上下都在唱。 
 
  英娥想道:“為了這件事我要聽多少責罵啊!我要受多少罪啊!別人也真該因為他們的罪孽挨罰的!是啊,該懲罰的有多
 
少啊!我多痛苦啊!”她的心靈比起她的軀殼來更加僵硬了。“在這里和這些人混在一起,是沒法變好的!我也不想變好!瞧
 
他們的眼光!”于是她的心靈憤怒了,對所有的人都產生了惡意。“這下子他們在上面有話可講了!我多么痛苦啊!”她聽見
 
他們在對他們的孩子講她的事情,小孩子們都把她叫做褻瀆神靈的英娥,“她真叫人憎惡!真壞,她活該受罰!”他們說道。
 
小孩子的話總是尖刻而不饒人的。 
 
  有一天,正當悲傷和饑餓在啖食她的空洞的軀體的時候,她聽見有人對一個天真無邪的孩子,一個小姑娘提到她的名字,
 
講著她的事情,她覺得小姑娘聽到關于高傲和愛虛榮的英娥的事情時放聲哭了起來。“是不是她再也不會上來了呢?”小姑娘
 
問道。得到的回答是:“她再也上不來了!”“要是她請求寬恕,以后再也不那么做了呢?”“她是不會請求寬恕的!”他們
 
說道。 
 
  “我真希望她會請求寬恕!”小姑娘說道,無限地悲傷。“我愿把我所有的玩具娃娃都獻出來,只要她能夠再上來!這對
 
可憐的小英娥是多么殘酷啊!”這席話涌進了英娥的心里,一下子感動了她,她為此而產生了一種奇特的感覺,她自己也想哭
 
一場,但她不能哭,這也是一種痛苦。 
 
第三篇:
 
    你大概聽說過那個怕弄臟自己鞋子便踩面包的小姑娘,聽說過她遭了多大的殃吧。這些事是寫在紙上印在紙上的。她是一
 
個窮孩子,很驕傲,自覺很了不起,像俗話說的那樣,她這個孩子本性不好。還在她很小的時候,她便逮蒼蠅,撕下它們的翅
 
膀,讓它們只能爬,以此取樂。她還把大甲蟲和金龜子抓來,各穿在一根針上,在它們的腳下放一片綠葉或者一小塊紙,可憐
 
的小蟲子便緊緊抓住葉子或者紙片,轉過來,翻過去,想掙脫掉針。
 
   “大甲蟲會看書了!”小英娥說道,“你看它翻紙的那個樣子!”隨著她漸漸長大,她不是變好一些而是更壞了。不過她長
 
得很好看,這正是她的不幸,否則,她大概會被管束得和現在不一樣。
 
   “你的頭得拿濃堿水好好泡泡!”她母親說道。“你還是個娃娃的時候,就踩我的圍裙,我怕你長大了會時常踩在我的心口
 
上。”她真是這么干的。
 
    現在她到鄉下有錢人家去幫工了,人家對她就像對自己的孩子一樣,于是她穿得很好。她很好看,就越以為自己了不起了
 
。她在外幫工一年,她的主人對她說:“小英娥,你該回去看看你的父親母親了!”
 
    她倒也回去了,不過是為了顯示給他們看看,她穿戴得多么漂亮。然而在走出鄉下快到城里的時候,她看見一群姑娘和小
 
伙子在街頭的水池邊閑談,而她的母親正坐在一塊石頭上休息,旁邊放著一捆劈柴,是她從樹林中拾回來的。于是英娥扭身就
 
往回走。她覺得自己穿得這么漂亮竟會有這么一個破衣爛衫拾柴禾的媽媽,是很可恥的事。她對回頭一點也不覺得難過,心里
 
只是煩惱。又過了半年的時間。
 
    “你一定得找一天回家去看看你的老父老母,小英娥!”她的女主人對她說道。“這里有一大塊小麥面包,你可以拿回去
 
給他們;看見你他們會很高興的。”
 
    英娥穿上最好看的衣服,穿上她的新鞋。她把裙子提起來,很小心地走著。她想保持她的雙腳光潔美麗,這自然不能責怪
 
她;可是她來到一片泥濘地,道上有水,有污泥,于是她便把面包扔到污泥里,她踩在上面走過去,不讓鞋子沾上泥水。但是
 
,當她一只腳踩在面包上,另一只腳剛抬起來的時候,面包帶著她沉了下去,陷得越來越深直到她完全沉沒,剩下的只是一個
 
冒水泡的黑泥坑。
 
   那個故事就是這樣發生的。
 
   那么英娥到哪里去了呢?她到了釀酒的那個沼澤女人那里去了。沼澤女人是妖女的姑媽。妖女們是很有名的,有許多關于她
 
們的歌,還有不少她們的畫,但是關于沼澤女人,大家知道的只是很少一點:夏天,草地上霧氣騰騰的時候,那就是沼澤女人
 
在蒸酒了。英娥就是沉到她的釀酒房里去了,那地方可是不能久呆的,和沼澤女人的釀酒房比起來,爛泥坑還算是明亮的上等
 
房間呢!所有的酒缸都散發著怪味,熏得人暈暈乎乎,酒缸一個緊挨一個地排著,要是中間有一個小縫,容得下人擠過去的話
 
,你也過不去,因為這里粘糊糊的癩蛤蟆和肥胖的水蛇纏在一起;小英娥便沉到了這里。所有這些叫人惡心的臟東西都是冰涼
 
的,她渾身上下哆嗦起來,是啊,她的身子越來越僵了。她牢牢地踩著面包,面包又拽著她,就像是一顆琥珀鈕扣吸著一根小
 
草一樣。
 
    沼澤女人在家,魔鬼和魔鬼的曾祖母那天來釀酒房串門,她是一個十分毒辣的老女人,她總是閑不著;她如果不是帶著她
 
的手工活兒,就不會出門,今天她的手工活兒也在這兒。她專門給人的鞋子縫上“不停地走”之類的玩意兒,讓穿著縫有這種
 
玩意兒的人永遠不得安寧。她還會繡謊話,會把掉到地上的一切胡言亂語都織在一起,拿來害人,誘人墮落。可不是,她會縫
 
、會繡還會編,這老曾祖母!
 
    她看見了英娥,接著又把眼鏡戴上再看了她一眼:“這是個有靈性的姑娘!”她說道,“我請求把她給我,作為這次來訪
 
的紀念!她會成為裝點我重孫子前庭的很合適的雕像。”于是她得到了她。小英娥就這樣來到了地獄。一般說人并不是這樣直
 
接下到地獄去的,要是他們有靈性的話,他們便可以繞道去地獄。
 
    那里是一片無邊無際的大空間的前庭;往前看你會頭昏眼花,往后看你也會眼花頭昏。在這兒,一大群死人正在等著慈悲
 
的大門打開;他們要等很久很久!又肥又大爬起來東歪西倒的蜘蛛在他們的腳上吐著千年老絲網。這些蜘蛛網像腳鐐一樣勒進
 
他們的肉里,像銅鏈一樣地鎖住他們。因為這個緣故,他們的魂靈永遠都不得安寧。守財奴站在那里,他忘了帶他的錢柜鑰匙
 
,雖然他知道鑰匙插在錢柜鎖眼上。是啊,要是把大家遭受的痛苦和災難都敘述一遍,那會是冗長費神的。作為一座雕像立在
 
那里,英娥體驗到了這種悲慘。下邊,她的雙腳牢牢地陷入那塊面包里。
 
   “為了不把腳弄臟便落得這么個下場!”她自言自語地說道。“瞧,他們都盯著我!”可不是,大家都看著她;惡毒的念頭
 
從他們的眼里表現出來。他們講著,但嘴角沒有出聲,這些人看去真可怕。
 
   “看著我一定是件快事!”小英娥想道,“我的面龐很漂亮,穿著很好的衣服!”然后她轉動她的眼睛,脖子太硬了,轉不
 
動。真糟糕,沼澤女人的釀酒房把她弄得多臟啊,她一點沒想到。她的衣服就像被一整塊粘液滲透;頭發上爬著一條蛇,蛇頭
 
落在她的脖子上。她衣裙的每個褶紋里都有一只癩蛤蟆伸頭往外看,像害著喘病的哈巴狗呱呱叫著。真不好受。“不過這里其
 
他的人也都很嚇人!”她這樣自我安慰。
 


    編輯:ctwxc
    掃一掃 更健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