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來玩的心情說說(3)

心情 發布時間:2018-02-01 20:58
[摘要]出來玩的時候,哪種心情是多么的快樂,也是無比的幸福,我們用說說表達出來,讓快樂陪伴著我們,讓開心常左右,請看出來玩的心情說說。
 
人生就像一場旅行,不必在乎目的地,在乎的是沿途的風景以及看風景的心情,讓心靈去旅行  
 
一個人旅行,不理會繁雜的瑣事,自由自在地,去體驗一個城市,一段故事,留下一片歡笑。  
 
人生就像一場旅行,不必在乎目的地,在乎的是沿途的風景以及看風景的心情,讓心靈去旅行!  
 
很多事情就像是旅行一樣,當你做出決定并邁出第一步的時候,最困難的那部分其實就已經完成了。 
 
失去的我們不妨讓其失去,因為它可讓我們少些惆悵;得到的我們不妨少些滿足,因為它可讓我們多些清醒。 
 
不要悲觀地認為自己很不幸,其實比你更不幸的人還很多;不要樂觀地認為自己很偉大,其實你只是滄海之一粟。 
 
麗江的玉龍雪山陰晴變幻無常,奇麗多姿,從山下向上望去,雪山乍隱乍現,猶如“猶抱琵琶半遮面”的美麗女神。 
 
健康的才是美麗的,合適的才是最好的,常新的才是迷人的,平凡的才是偉大的,堅韌的才是長久的,真實的才是永恒的。  
 
找個舒適的小店,挑張雅致的明信片,送給中意的ta。背面寫上:某年某月某日,下午某時,天氣晴,我在某地,想念你。  
 
陸地?陸地對我來說是一艘太大的船,一個太漂亮的女人,一段太長的旅行,一瓶太刺鼻的香水,一種我不會創作的音樂。  
 
對未知的恐懼,對舒適的留戀將阻止我們成為一個旅行者走上的冒險旅程。可是,當你作出這樣的選擇,你就永遠不會后悔。 
 
我在時間的軌跡上徘徊,踏上每一列經過的車。沿途的風景在漸漸遠去,我舉著那快叫思念的車牌,等待著最后一站——故鄉。 
 
一根弦若是繃得太緊,總有一天會斷裂,一顆心若是禁錮得太久,總有一天會失去平衡,我們需要放飛心靈,讓心翱翔在自由的天空。  
 
旅行是不期而遇,是兜兜轉轉,是華麗冒險,是決不妥協。當一切落幕,還有回憶的珍寶在熠熠閃光。在那里,陽光燦爛,青春不老。  
 
生活的真諦在于創新,生活的理想在于遠大,生活的藝術在于選擇,生活的步履在于踏實,生活的樂趣在于追求,生活的安樂在于平淡。  
 
我還記得長沙的天空霧蒙蒙,比起云南的澄澈有所不及,但是又有誰會知道希望的萌芽正在慢慢長成參天大樹,就算蒙塵,也愿行走至天亮。  
 
我的心情格外輕松,似乎在旅程中的每一刻,我都可以輕松度過,沒有負擔,沒有憂愁,一切的壞心情都不準停靠,否則就辜負了這樣的旅行。 
 
旅游時最好的習慣:找個舒適的小店,挑張雅致的明信片,送給中意的TA,背面寫上:某年某月某日,下午某時,天氣晴,我在某地,想念你。  
 
我想去旅行,一個人背包,一個人旅行,一個人目睹沿途的風景,拿著相機,拍下沿途上的風景,記錄沿途的心情。那樣的生活才是我想要的。  
 
去了不同的地方,看了不同的風景,知道了不同的事,感悟了不同的人生。凌晨,隨著滑輪接觸地面,飛機一陣抖動,我終于說出了最后一句再見。  
 
旅游,嘗試著走出去,你才會發現,世界遠不是你在出生的城市一呆幾十年所看的那樣,你會結識不同的人、聽到各種曲折的故事、交到一輩子的朋友。 
 
每個人在他的人生發軔之初,總有一段時光,沒有什么可留戀,只有抑制不住的夢想,沒有什么可憑仗,只有他的好身體,沒有地方可去,只想到處流浪。 
 
旅行從來就是一件奢侈的事情。要么用青春替代消費,要么用金錢抵抗艱難。但人總克制不住出去走走的愿望。這個世界的路都會走不完,那就走得舒適一些。  
 
有多少和我一樣,坐在不足平米的空間里,看著書里九萬五千公里的絢麗。又或是和我一樣,擁有一顆比九萬五千公里還遼闊的心,卻坐在不足一平米的椅子上。  
 
一個人,一條路,人在途中,心隨景動,從起點,到盡頭,也許快樂,或有時孤獨,如果心在遠方,只需勇敢前行,夢想自會引路,有多遠,走多遠,把足跡連成生命線。
 
背著背包的路上,看過許多人,聽過許多故事,見過旅行風景,就這樣,慢慢學會了長大。流轉的時光,都成為命途中美麗的點綴,看天,看雪,安安靜靜,不言不語都是好風景。 
 
我們一直在旅行,一直在等待某個人可以成為我們旅途的伴侶,陪我們走過一段別人無法替代的記憶。在那里,有我們特有的記憶,親情之憶、友誼之花、愛情之樹、以及遺憾之淚! 
 
有的旅行是為了拓寬眼界,瀏覽風景名勝。有的旅行是為了體驗生活,感悟人生。有的旅行時為了尋找逝去的年華,重溫青春的惆悵。而有的旅行是釋放負面情緒,換個心情,輕裝上陣。
 
如果說,羅馬是一座厚重和凝固的堡壘,那么威尼斯就是一艘輕盈和流動的舟船,仿佛一支飄蕩在水上的華麗詠嘆調。每一幢房子都有一種不同的顏色,黃色藍色或者磚紅色,猶如童話世界。 
 
將圓未圓的明月,漸漸升到高空。一片透明的灰云,淡淡的遮住月光,田野上面,仿佛籠起一片輕煙,股股脫脫,如同墜人夢境。晚云飄過之后,田野上煙消霧散,水一樣的清光,沖洗著柔和的秋夜。  
 
我是在旅行嗎?也許是的。沒有行囊,沒有目的,我孤獨的走在路上,看不見我將要去的地方,記不得我已經去過的地方。我就想是一只草原中被牧童遺忘的羊,只能昏昏沉沉地沿著青草和泥土的氣息前進。  


編輯:ctwxc
掃一掃 更健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