苹果app香蕉视频

短篇愛情童話故事

故事 發布時間:2015-09-04 08:17
[摘要]第一篇:大魚和小魚 大魚很冷的,小魚很暖的,大魚很硬的,小魚很軟的,大魚很憂郁的,小魚很快樂的,大魚很粗暴的,小魚很溫柔的,大魚很安穩的,小魚很淘氣的,這只是它們的表現。其實大魚也會很暖,小魚也很冷,大魚也會快樂,小魚也會憂郁,大魚也會淘氣
第一篇:大魚和小魚
 
     大魚很冷的,小魚很暖的,大魚很硬的,小魚很軟的,大魚很憂郁的,小魚很快樂的,大魚很粗暴的,小魚很溫柔的,大魚很安穩的,小魚很淘氣的,這只是它們的表現。其實大魚也會很暖,小魚也很冷,大魚也會快樂,小魚也會憂郁,大魚也會淘氣,小魚也會安穩,大魚也會溫柔,小魚卻不會粗暴。兩只很不同的魚在一起會怎么樣呢?當然經常吵架。
 
     有時會吵到夜里兩點,小魚很氣的,大魚不愛哄她,一甩尾巴游到深海里去了,小魚坐在浪花上對著月亮哭,眼淚一滴一滴的掉進海里,可大海必竟太大了,這點眼淚算什么呢?小魚想了想就不哭了,沒人哄,自己哄算了。她就自己坐在那里看著星星的大眼睛,對自己說,“小魚小魚別生氣,我來我來哄哄你。惹你生氣我不對,以后不再發脾氣。真的對不起,以后一定愛護你。”說著她自己就笑了,臉上還掛著淚光呢。其實大魚沒那么狠心了,他在遠遠的看著小魚呢。看到她自己哄自己,可是他不好意思過去。
 
     第二天他會裝作什么也沒看見的樣子,又來找小魚玩。小魚很好哄的,睡了一覺以后就不記大魚的仇了,看到他還是好開心的樣子。慢慢地,日子這樣一天一天過去了。大魚開心的時侯也會逗逗小魚的,有時侯他在水底的海草纏繞時,也會想一下那只浪花上坐著的小魚在做什么。彼此雖然不同,但不妨礙他們互相的掂記。大魚雖然喜歡和小魚一起玩,但他是喜冷的魚,他的家必竟是在海底。海底的石頭雖然冷,海底的草雖然亂,海底的世界雖然寂寞,但對于他來說都是無比的真實。浪花上的小魚雖然有趣,雖然溫暖,但是對于他來說,越溫暖就越虛幻,越明亮就越遙遠。
 
    海里的任何魚都不能為對方改變自己的屬性的。不是不想改變,是不能改變。無論暖的變冷還是冷的變暖,無論海上的到海下還是海下的到海上定居,都只能是一種結局,因為無法適應而死去。大魚來得多了,他已經感覺到不舒服了。他的鱗片在脫落,防衛的外衣在變軟,這對他來說是可怕的現象,最后一次,他告訴小魚,他不能再來看她了。浪花上的小魚點點頭,很乖的,不吵不鬧,因為她心里都知道。
 
第二篇:兩只狐貍
 
   風刮了整整一天,傍晚的時候下起了鵝毛大雪。他和她是兩只狐貍,他曾經是個狐貍王,個子很大,很結實,目光銳利而有神,牙爪堅硬有力。她個子小巧,嘴巴是黑的。眼睛始終咪笑著。他的風格是山的樣子,她的風格像水的模樣。他們相依為命,共同生活了8年。在他看來,和她在一起就是幸福。
  天漸漸黑了下來。他們想盡快弄到果腹的食物,在森林里轉悠了好長時間。雪把一切變得潔白,大地像蓋上了一層厚厚的棉被。他們沒有找到任何食物,只得朝燈火依稀的村子走去。
  “轟”的一聲悶響,從他們的腳下傳來。他在她的視線中消失了,她的眼前呈現出一個洞。他有一刻是昏厥過去了,但很快醒了過來,并且立刻弄清了自己的處境。他發現自己掉進了一個枯井,他發出一聲長叫,示意她不要往前走。她聽見井底傳來一聲他信心十足的深呼吸,然后聽見由近及遠的兩道尖銳的刮撓聲,隨即是重重跌落的聲音。他剛才那一躍,躍出了一丈多高,但是離井口還差一大截呢。
  她趴在井沿上,先啜泣,繼而是嗚咽。她想為他弄點吃的,那樣,他增加了力量就能沖上來。她離開,消失在森林中。他在緊張地忙碌著,把井壁上的凍土一爪一爪地摳下來。然后收集起來,墊在腳下,再踩實。他的爪子已經完全劈開了,不斷淌出鮮血來。
  就在這時,獵人循著雪地上的腳印發現了他們,發現了在井底忙碌的他,然后朝他的腿上放了一槍。他一下跌倒了。再也站不起來。獵人沒想打死他,因為獵人知道,給他留口氣。他就能發出聲音。把他的同伴引回來,那樣就會有雙重收獲。
  她是在太陽落山之后才回來的,但是還沒有走近井臺就聽見他在井底嗥叫。他在警告她。要她遠遠地離開。她也嗥叫,詢問他到底發生了什么事。
  獵人在井邊不遠處守著,他弄不明白,兩只狐貍叫著,只有聲音,為什么看不到母狐貍的影子?獵人的疑惑沒有延續多久。她出現了,她說不清哪來的力量。奔跑的速度像飛一樣。沒等獵人反應過來,她就把銜著的一只小松鼠扔進井底,然后飛也似的離開了。她想,她不能死。只要她還活著,他就有希望。槍聲響起時,她已消失在茫茫的森林中。
  槍響的時候,他在枯井里發出長長的一聲嗥叫,是憤怒的嗥叫,撕心裂肺的嗥叫。
  天亮的時候,獵人熬不住了,打了一個盹。這時,她出現在井邊,尖聲嗚咽著。她要他堅持下去,只要他還有一口氣,她就會把他從井里救出來。
 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,她一直在與獵人周旋。獵人射擊了9次,都沒有射中她。第4天的早上,嗥叫突然消失了。獵人望向井下,公狐貍已經死了,他是撞死的,頭歪在井壁上,頭顱粉碎,腦漿流了一地。因為,受傷的他明白,如果繼續這樣下去,早晚有一天她會死于獵人的槍口下,如果他死了,她就不會再出現了,那樣她就可以返回森林深處。他的死,是為了她。
  獵人想,活著的母狐貍不會出現了,他想回村子去拿繩子,把公狐貍弄上來。沒走多遠,獵人就站住了。她站在那里,全身披著金黃色的皮毛,滿身是血,傷痕累累。她精疲力竭,身心俱毀,皮毛被冷風吹動著,給人一種飄逸的感覺,仿佛是森林中最具古典性的精靈。她微微地仰起她的下頜,似乎是輕輕嘆了一口氣,然后,朝井邊輕快地奔過來。槍聲響過,她順勢滑落到了井底。
  獵人想,等到轉天早晨風雪停了之后再去探囊取物。是夜,狂風卷著大雪填平了枯井。第二天清早,大地一片潔白,獵人無論如何也找不到那口枯井了。
 
第三篇:公豬和母豬
 
    從前有兩只小豬,整天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,他們互相相愛著。每天主人送來吃的時候,公豬總是先讓母豬吃,等她吃飽了再上去吃母豬吃剩的東西。每天晚上公豬總是給母豬放哨,他生怕主人乘他們熟睡時把母豬拉出去宰了。日子一天天的過去,母豬日漸長胖,而公豬則一天天瘦下去。
 
  有一天,公豬突然聽見主人在跟屠夫商量,要把母豬殺了賣掉,公豬傷心至極,于是從那天開始,公豬性情大變,每當主人送吃來時,公豬總搶上去把東西吃得一乾二凈,每天吃后便躺下大睡,并且告訴母豬現在換她來放哨,如果他發現她沒放哨的話就再也不理她。
 
  漸漸的日子一天天過去,母豬覺得公豬越來越不在乎她,母豬失望了,而公豬還是若無其事的過著安樂日子.很快一個月過去了,主人帶著屠夫來到豬圈,他發現一個月前肥肥壯壯的母豬瘦得沒剩下多少肉,而公豬則長得油光發亮,這時的公豬拼命的奔跑,想引起主人的注意,表明他是頭健康的豬。
 
  終于,屠夫把公豬拖出豬圈的那一刻,公豬朝著母豬笑著說:「以后別吃這么多了!」母豬傷心欲絕,拼命的沖出去,但圈門被主人關上了,擱著欄母豬看著閃著淚光的公豬。那晚,母豬望著主人一家開心的吃著豬肉,母豬傷心地躺倒在以前公豬每天睡的地方,突然她發現墻上有行字:「如果愛無法用言語來表達,我愿意用生命來證明!」
 
  母豬看到這行字肝腸寸斷,人類聽到這個凄美的愛情故事也無不為之動容,女孩們為了紀念這段愛情,同時也表示沒忘記公豬臨終前的遺囑:「以后別吃這么多了」,……
 
第四篇:最珍貴的眼淚
 
    在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個國王。
  他把他的國家治理的非常好,國家不大,但百姓們豐衣足食,安居樂業,十分幸福。
  國王有三位美麗可愛的小公主,
  三位小公主們從生下來就具有一種神奇的魔力,當她們哭泣的時候,落下的眼淚會化作一顆顆晶瑩剔透的鉆石,價值連城。
  有一天,國王發覺自己年事已高,自己的國家還沒有人可以托付,公主們也沒人照顧。于是昭告天下:
  “眾所周知,我有三位的公主,她們每個人都擁有舉世無雙的美貌,而且她們的眼淚可以化作昂貴的鉆石,一個月后,我將為她們召集所有的優秀的男人,讓她們挑選自己心儀的丈夫————被選中的人將有機會繼承我的國家和財富!”
  一個月后,國王的城堡里擠滿了來自世界各地的王子,騎士和富豪之子。一個個都是英俊瀟灑,器宇不凡。
  他們自信滿滿的圍在王宮里,等待著公主們的到來。
  正午的時候,國王帶著他的三位公主們來到宮殿。為了表示對遠道而來的客人的歡迎,大公主在現場為眾人唱了一首歌,嗓音清澈,猶如天籟;二公主在現場為眾人跳了一支舞,步伐輕盈,身段美妙。而最年幼的小公主,對著眾人淺淺的一笑,就躲在國王的身后再也不肯出來。
  國王尷尬的解釋道,請大家不要介意,小公主自從生下來后就沒有說過話,而且很怕生人。
  為了博取公主們的親睞,大家紛紛展示了自己的長處,有的當場寫詩作畫送給大公主,有的為二公主表演劍法和馬術,有的拿出世間少有的奇珍異寶獻給小公主。
  大公主和二公主都很開心,也漸漸有了自己的決定,只有小公主靜靜的依然躲在國王的身后。
  大公主最后選擇了一個王子,那個英俊的王子對她許諾說,會為她征服全世界,在每座城堡上刻下她的名字;
  二公主最后選擇了富豪之子,那個聰明的男孩對她保證說,他會賺很多錢,為她建立一座世界上最華麗的宮殿,里面擺滿美麗的奇珍異寶;
  小公主平靜的看著那些人,搖了搖頭。
  正在國王準備宣布結果時,從人群中走出一個年輕的牧羊人,他徑直走到小公主跟前,在她耳邊說了一句話。
  小公主忽然笑的很燦爛,她毫不猶豫的挽住了牧羊人的手。
  就這樣,三個公主都有了自己的伴侶。
  五年過去了。。。
  大公主的丈夫用眼淚變成的鉆石招兵買馬,四處征戰,百戰百勝,每一座被他征服的城堡上,真的全都刻上了大公主的名字。大公主的名字,變得家喻戶曉。她覺得自己很幸福。
  二公主的丈夫用眼淚變成的鉆石作為成本,生意越做越大,當然,生意做得很大之后,也就不需要鉆石了。他不愧是商人之子,簡直是天生的商人,很快,就積累了海量的財富,雖然還沒有建造出世界上最最豪華的宮殿,但是二公主也已經很心滿意足了。她覺得自己很幸福。
  小公主自從那天跟著牧羊人離開國王的城堡,就開始周游世界。后來他們找到一個山清水秀的世外桃源,就定居了下來。
  牧羊人花了半個月的時間,用木頭和稻草搭建了一個大房子,又做了很多家具。他們在房子的后面種了很多蔬菜,在菜地的周圍,親手做了一排柵欄。小公主把她見到的好看的花,都移植到了自己的小花園里,雖然不知道這些小野花叫什么名字,可每天看到它們就會很開心。傍晚的時候,他們會坐在湖邊釣魚,或者數星星。
  他們一直很窮,但是他們生活的非常開心。小公主漸漸地開始開口說話,她她只對牧羊人一個人說,什么都說,天上的云彩啊,河里的魚啊,樹上的鳥窩啊,頭上的蝴蝶啊一天到晚嘰嘰喳喳說個不停。牧羊人常常坐在湖邊,安靜的聽她講故事,一直到小公主講著講著,累得睡著了,把她抱回房間。
  國王病危,他派人找回了三個公主和她們的丈夫。
  他很驚訝的發現,小公主夫婦穿著干凈整齊卻打滿補丁的衣服,他好奇他們為什么這么貧窮。要知道,小公主隨便一滴眼淚就足夠買一家衣服店。
  牧羊人說,因為我從來不讓她哭泣。
  國王立刻決定,把王位傳給牧羊人。
  也許每個人對于幸福都有自己的理解,答案從來都不是唯一的。但是只有牧羊人懂得什么是珍惜。
  國王問小公主,當年牧羊人跟你說了什么話?
  小公主說:
  “他在我耳邊說,即使你的眼淚可以化作最昂貴的鉆石,我寧愿貧困潦倒一生,也不許你哭。”
  最珍貴的眼淚,不是能化作鉆石的眼淚,而是不會落下的眼淚,因為珍惜你的人,不會讓你哭。
  我沒法承諾能給你太多的東西,因為未來不確定,因為我們不確定。
  但我會告訴你,我不許你哭。
短篇愛情童話故事
第五篇:一秒鐘的浪漫
 
    火車上,同坐的是一對母子。黃昏時分,母子倆開始坐立不安起來,而兒子在窗玻璃前把臉都貼扁了,張望著。
  過了一會,遠處傳來另一列火車的轟隆聲。貼在玻璃窗上的孩子大聲叫著:來了!來了!爸爸的火車來了!孩子的媽媽把上半身挪了又挪,緊緊的貼在窗玻璃上。我們車廂頓時鴉雀無聲,而那個激動的不停抖動身體的男孩,將畫有蛋糕的畫,死死的貼在窗玻璃上,那蛋糕旁,有一行玫瑰色的字:老公,保重!一個妻子送給丈夫的全部思念和牽掛,也就由這四個字表達出來!
  很快,T91就開過來了,在兩列火車相錯的一瞬,我看見,那孩子舉著蛋糕大叫著爸爸;那女人,強忍著要跳起來的身體,安靜的貼在玻璃上。
  真的,就是一瞬,一秒種吧,T91和T79就完成了相遇的一刻。興奮不已的孩子從玻璃窗前撤下來,他的母親還楞在玻璃窗邊。兒子突然抱住媽媽,說道:“我看見爸爸了,爸爸朝我笑了!”媽媽只是在笑著,點著頭,無言的告訴兒子,她也看到了,她也很高興!
  什么樣的浪漫更真實動人、更驚天動地?我們看多了燭光晚餐和玫瑰,但我們卻并不為之感動,心不會因愛而生出感恩。眼前這一秒鐘的浪漫,平素樸實,卻深深地讓人向往。如果我有愛人,我希望以我的全部,換得這一秒鐘。因為,擁有這樣一的秒鐘,心是踏實的,愛是可靠的,幸福是手掌心里的。
 
第六篇:一對姐妹
 
    在一個清澈水塘里,住著一對姐妹,姐姐蛤蟆很勤勞,田里一有害蟲,它就去捉,從不叫苦叫累。可妹妹青蛙則相反,一聽要干活就直皺眉頭。如果有伙伴們叫它參加舞會,她就會提前半天打扮自己。
  青蛙獨自一人在草叢中散步。她想:為什么我那么美,卻無人欣賞呢?她轉念又想:姐姐長得很丑,住在我身邊,肯定是她的外表毀壞了我的名聲!她想著想著,禁不住自言自語起來:“有了!把蛤蟆叫來和我一起走路,想想都美……”。
  青蛙把蛤蟆硬拉過來,一邊拉還一邊嬉皮笑臉地說:“好姐姐,你就帶我走一回嘛!”蛤蟆禁不住她的軟磨硬泡,終于答應了。這對姐妹剛來到馬路上,迎面走來了一群小山羊,他們竊竊私語:“這對姐妹多么不般配,一個漂亮,一個丑!”小豬一邊走,一邊說:“這一比,美的更美,丑的更丑了。”說著,小豬又扭了扭短小的尾巴,接著說:“上回,人家也說我丑,我與她相比,我比她美三分呢!”站在樹上的八哥接過話茬兒說:“簡直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呢!”大家哄堂大笑。笑聲剛落,小山羊又插了一句:“她身上脹鼓鼓的膿皰,讓人看了吃不下飯。”“就是嗎!”鸚鵡也隨聲附和道。青蛙心里美滋滋的,可在路邊吃草的老黃牛見此一幕,覺得有些過分。他提高嗓門,并且語重心長地說:“你們別看她模樣丑陋,可她的作用可大哩!—、她的外表可以偽裝,不容易易被其他動物發現;二、她是保衛莊稼,捉蟲能手!三、她身上的疙瘩并不是什么脹起來的膿皰,里面全是裝著漿液,遇到敵人時立刻會射出來,毒死敵人。”聽到這里,青蛙不高興了,拉著蛤蟆走了。蛤蟆來不及回屋,就去捉蟲去了。青蛙又忙著打扮起來,對著鏡子又不停地試穿著衣服,她晚上還得去參加一個舞會呢!
  過了一天又一天,一年有一年,這只愛美的青蛙全靠姐姐捉的蟲子吃。可蛤蟆后來搬了家,這只青蛙沒人照料她,她越來越瘦,成了又干又癟的老青蛙。
 
第七篇:嘮叨的愛
 
他們結婚三十多年了,既沒有經歷過年輕時一若花朵般燦爛而熱烈的愛情,也沒有如韓劇里起伏波折大喜大悲的人生經歷,生活于他們而言,就是一出平淡得有些安靜,安靜得有些乏 味的肥皂劇,就像一只嚼在嘴里的口香糖,越嚼,便越不是滋味。
  他承認她不算是一個特別好的妻子,沒有大多數男子期待的賢良淑德,她說話不會溫言軟語,而且特別啰嗦。有時候可以滔滔不絕,口若懸河地在他面前叉腰大聲數落他的不是。完全是一副潑婦加恐龍的姿態。更似乎是提早進入了更年期。男子覺得,她是雞蛋里挑骨頭:家里哪個角落里落頭發絲了,剃須刀沒有擦干凈了,應酬時酒喝多了,回家晚了,感冒了,她都不會放過在他面前數落他一番的好機會。有時候看著妻子一副咬牙切齒的表情和她標準的水桶腰體型,他越來越覺得生活把他帶進了一場悲劇。他甚至在想,當初怎么會娶這樣一個老土到掉牙的黃臉婆。憑他的資本,完全可以找一個漂亮而善解人意的小姐陪他度過下半生。不用說風花雪月,至少能夠不再聽她沒完沒了的數落,不用再看她難看的歐巴桑形象。他開始悄悄地籌備起離婚的計劃。
  可是計劃沒到一半,他被老板炒了魷魚。原以為穩打穩算的鐵飯碗,因為他在老板面前的口出狂言和諸多意見,得罪了人。他垂頭喪氣地回到家,妻子鐵青著臉又是一陣大罵,罵他沒用,罵他沒擔當。他摔門準備出去,妻子拉住他,說,請你們老板來家里吃頓飯吧,有誠意地道個歉。他猶豫了,妻子嘆了口氣,放心,我不會不給你臺階下的。
  老板好不容易請來了,妻子在廚房里進進出出,鍋碗瓢盆碰得叮當響,卻沒有講一句話,他明白,這是妻子先前約好的沉默。他在客廳小心翼翼地跟老板道歉。七八個菜上了桌,妻子走到老板面前用圍腰抹抹手,以異于常日的溫柔的語氣說,我是個女人家,大道理不知道幾個,我只知道我家這個是真心喜歡這份工作,真心對待你這個老板,才會說出冒犯的話來。他這個人總是不長記性,平時在家我罵他罵的多了,你要是看他不順眼,盡量罵,罵多了,記性也就慢慢長起來了。他在一旁呆呆地站著,看著她眼里慢慢滲出淚水。
  妻子說完這些,默默地又進了廚房,廚房很安靜。讓他有些不能適應。
  他突然有些明白,原來,他在妻子眼中并沒有自己想象的那般不堪。剃須刀臟了,她會在他上班后偷偷拆下,擦洗得雪亮;喝酒喝到爛醉如泥的時候,是她披起衣裳,下廚房為他做熱乎乎的醒酒湯;感冒了,她會準時打電話提醒他,按時吃藥。他記得自己花花綠綠的領帶都被妻子分好類放進衣柜,她甚至能夠清清楚楚地記得哪條領帶放在哪個柜子,哪條領帶該配哪件衣服。她的嘮叨雖多,卻都是為他而講。她怕他不長記性,記不住。
  嘮叨的話雖然多,但每個字都飽含了她對他真切的愛,這種愛或許不再有年輕時的飽含激情,用詞也不那么華麗和雅觀,卻是真真切切的,只是他一直在被這細微的愛包圍著,以至于沒有發現。
  結婚這么多年,他一直在聽她從幾乎未間斷過的他覺得沒用的廢話,在她的“廢話”中,他開始慢慢失去耐性,婚姻更是由一張空洞的白紙,變得皺皺巴巴,破舊不堪。而她,卻開始為他慢慢變老,變難看。
  他不記得當初娶她是出于怎樣的沖動,他不想再追究他曾經是否對她有愛,從現在開始,他決定要好好愛她,好好珍惜她。一個女人為自己付出了她可貴的青春,而他,再也不忍心那么自私,無動于衷。他要把自己的愛分給妻子一半,不,或者全部。他總算明白,所謂的夫妻,就是能夠相互扶持,過一輩子的人。她一直在給他庇佑,如今,他不能讓她單獨付出了。
  送老板出門,老老板拍拍他的肩,說,好好愛你的妻子,她很愛你。
  他點點頭,他想,我要回去給她個溫暖的擁抱。
 
第八篇:小薇德柔斯
 
早上,老鷹回來了。它看到樹下有打斗的痕跡,發現了黃色的毛發和堅硬的鱗片散落了一地。看到這些東西,老鷹欣喜無比,趕回鳥巢,問他的孩子:“誰殺了無腳蜥蜴?”
  它有那么多孩子,以至于一開始都沒有注意到有兩個被蜥蜴吃掉了。雛鷹們回答說它們也不清楚。它們只知道自己當時危在旦夕,但在最后一刻卻被解救了。
  陽光掙扎著穿過茂密的樹枝,照在了小薇德柔斯金黃色的頭發上。她躺在角落里,蜷作一團。當老鷹看到她時,它在想是否是這個小女孩給它帶來了好運,是否是她的魔法殺死了敵人。
  老鷹說:“孩子們,我把她帶到這里來給你們作美餐的,你們卻沒碰她。為什么?”可是,雛鷹們都不回答,而薇德柔斯睜開了眼睛,看上去比原來要可愛七倍。
  從那天起,薇德柔斯如同小公主般生活著。老鷹飛遍樹林,搜集來最柔軟最蔥綠的青苔給她做了一張床。然后,它用嘴采來田野里或山上最絢爛、最美麗的花朵來裝飾她的床。這張床是如此漂亮,以至于整個森林里,沒有哪位仙女不樂意睡在那張架在樹梢、可以隨著微風擺動的床上。當雛鷹們學會飛翔后,老鷹教它們尋找薇德柔斯喜歡的水果和漿果給她吃。
  時光流逝,薇德柔斯一年比一年高,一年比一年漂亮。她快樂地生活在自己的安樂窩里,從沒想過離開。她只是在日落的時候站在安樂窩的邊沿,看著這美麗的世界。
  森林里所有的鳥都來陪伴她,它們過來和她說話。老鷹們從很遠的地方給她帶來奇花,與她共舞的蝴蝶就是她的玩物。就這樣,日子一天天過去了,她也長到十四歲了。
  一天早上,皇帝的兒子外出打獵。他沒騎多遠,就有一頭鹿從樹叢中竄了出來,跑在他的前面。王子立刻就展開追擊。鹿跑到哪兒,他就跟到哪兒。直到最后,他發現自己身處森林深處,這里沒有人跡。
  森林里樹木十分茂盛,異常黑暗。王子停了片刻,專心傾聽。他豎直了耳朵想要捕捉到可以打破這種沉寂的聲音。這樣的沉寂幾乎把他嚇倒了。但是,他什么也沒聽到,就連獵狗的吠聲和號角的聲音也沒有。他站在原地,考慮是否應該繼續往里走。當他抬頭往上看的時候,一縷光線似乎從很高的樹頂傾瀉下來。在光線里,他看到一個鳥巢,里面的小鷹的腦袋正越過巢的邊緣觀察他。王子搭上了箭,瞄準目標。可是,就在他要朝小鷹放箭之時,另一道光束使他目眩。那道光十分明亮,王子用雙手捂住臉,他的弓落在了地上。當他最后終于敢偷偷往外看一眼的時候,薇德柔斯正盯著他瞧,她金色的頭發在她身邊擺動。這是她第一次看見人。
  王子大聲說道:“告訴我怎樣才能夠接近你。”但是,薇德柔斯只是笑了笑,搖了搖頭,就輕輕地坐下了。
  王子找不到小薇德柔斯,無奈地轉身走出了森林。可是,他的心中從此充滿了對薇德柔斯的渴望,以至于沒過幾天,他第二次返回森林再次來找薇德柔斯。這一次,他連薇德柔斯的影子都沒看到。他傷心地回到家里。
  最終,皇帝發現了王子情緒上的變化,就叫來他的兒子,問他發生了什么事。王子向父親坦陳,薇德柔斯的樣子占據了他的靈魂,沒有她,他就絕不會快樂。
  起先,皇帝感到非常痛苦。他懷疑一個來自樹梢的女孩能否成為王子的好妻子。但是,他又十分疼愛自己的兒子,所以他發誓傾其全力找到她。
  次日早晨,信使們就被派到各處去尋找那個住在森林里、樹梢上的姑娘。他們還承諾,如果有人能幫忙找到這個姑娘,這人將得到大量的財產和宮廷里的職位。可是,沒有人知道。王國里所有的女孩都住在地面上,都住在房子里,所以,她們一想到有人會會在樹上被撫養大,就笑了起來。這些女孩輕蔑地把頭一揚,說出了皇帝所說的話:“她不會成為好妻子的。”
  信使們幾乎要絕望了。這時,一個老婦人從人群中走了出來,她又老又丑、駝背、禿頭。當信使們看到她時,都捧腹大笑。老婦人說:“我可以告訴你在哪里能找到那個住在樹梢上的姑娘。”可是,聽了她的話之后,信使們笑得更兇了。
信使們大嚷道:“滾開!老巫婆!你會給我們帶來厄運的。”但是,老婦人牢牢地站在那兒,宣稱只有她知道到哪兒去找那姑娘。
  最后,最年長的信使說:“跟她去。皇帝的命令很清楚,知道那姑娘情況的任何人都要立刻去宮里。把她放到馬車里,帶著她一塊兒走。”
  因此,老婦人就以這種方式被帶到了皇宮。
  坐在王座上的皇帝說:“你說你可以把那姑娘從樹林里帶到這里?”
  她回答說:“是的,陛下。我會信守諾言。”
  皇帝說:“那請你馬上把她帶來。”
  老婦人說:“首先給我一個燒水壺和一個三腳架。”
  皇帝命人立刻把這兩樣東西拿來。老婦人把這些東西夾在腋下,上路了。皇家獵手跟在王子后面,而老婦人則走在他們后面一點點。
  噢!那個老婦人走路的時候發出那么大的響聲!她喋喋不休,語速很快,腋下的水壺還發出巨大的碰撞聲,讓人以為一帳篷的吉卜賽人正從下一個拐角走來。當他們到達森林的時候,她吩咐其他人都在外面等著,自己一個人走進了漆黑的樹林。
  老婦人在薇德柔斯居住的樹下停住了。她收集了些干柴,點燃了火。然后,把三腳架支在了火堆上,又把水壺放在了三腳架上。可是,水壺有點問題。因為老婦人每次以最快的速度把它放在該放的位置時,它都會翻倒,嘩啦一下掉在地上。
  這一切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樣。薇德柔斯一直從她的安樂窩里悄悄地看著發生的事情。她對老婦人的愚蠢失去了耐性,大喊道:“三腳架在土堆上站不住。你得把它移動一下!”
  老婦人抬頭望著安樂窩,問道:“我的孩子,可我把它移到哪兒呢?”說話的同時,她還努力用一只手穩住水壺,另一只手穩住三腳架。
  薇德柔斯比原先更加不耐煩地說:“我難道沒有告訴你這樣做沒用嗎?在樹旁邊生火。把水壺掛在樹枝上。”
  老婦人拿起水壺,把它懸掛在一根小細枝上。可是,樹枝立刻斷了,水壺落到了地上。她對薇德柔斯說:“要是你能演示給我看,也許我就明白怎么做了。”
  薇德柔斯迅速地滑下光滑的樹干,站在了愚蠢的老婦人旁邊,教她怎么做。可是,老婦人立刻抓起了女孩,把她背在了肩上,以最快的速度朝森林外跑去。王子正在那里等候著。
  當他看到她們過來的時候,他激動地沖上前去迎接她們。王子用雙臂接過女孩,在所有人面前溫柔地親吻了她。然后,把一件金色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,珍珠盤繞在她的發間。她坐上了皇帝的馬車。這輛馬車是由世界上最潔白的六匹馬拉的。它們一路不停地把她帶到了皇宮的大門口。
  三天后,婚宴舉行了,慶祝王子和薇德柔斯的婚禮。每一個見過新娘的人都說,如果有人想要一個完美的妻子,他們就得到樹頂上去找。
 
第九篇:森林里的白狼
 
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個國王,他有三個女兒。她們都很美麗,小女兒是三姐妹中最美麗的一個。
  一天,她們的父親要到一個很遙遠的地方去。臨行,小女兒要求父親一定給她帶回野花做的花環。
  國王要回家了,想起要給每個女兒帶份禮物回家的事。于是,國王親自走進一間珠寶店,為大公主買了條漂亮的項鏈;接著,他來到一間豪華的店鋪,為二公主買了一件用金線和銀線織成的裙子,可是,不論在花店還是在集市上,他都沒有見到小女兒想要的野花花環,只得起程。
  路上,國王要穿過一片茂密的森林。距離自己的王宮還有大概四英里的路程時,他看見一匹白狼蹲在路邊,那狼的頭上居然戴著一只野花做的花環。
  于是國王命令馬車夫下車,去把白狼戴的花環拿來。不過,那頭狼聽見國王的命令,說起話來:“國王陛下,我可以給您這花環,不過要有些回報。”
  “你想要什么?”國王答道,“作為交換,我很樂意給你一大筆財富。”
  “我不要什么財富,”狼回答,“在您回城堡的路上,誰第一個遇見您,您就把他賜給我就可以了。三天之后我會來拿的。”
  國王暗自想道,我離家還有好遠呢,肯定會在路上碰見什么動物、小鳥之類的,這樣的許諾沒有什么大不了的。于是便答應遵守約定,拿走了花環。奇怪的是,這一路上沒見到任何活物,他剛進宮門,就見到小女兒正等在那里,歡迎他回家。
  晚上,國王想起他的承諾,非常難過。他把事情原委告訴王后,她也傷心地落淚了。小公主問他倆為什么這么傷心,父親便告訴她,自己為了給她帶一個野花花環回家,付出了巨大的代價,因為三天后一匹白狼就要來帶走她,他們就再也見不到她了。不過,王后左思右想,終于想出了一個辦法。
  王宮里有個女仆,和小公主年齡身高都相仿。王后讓她穿上小公主的漂亮裙子,決定把她交給白狼,心想反正狼也分辨不出她們的差別。
  第三天,白狼來到王宮的院子,走過長長的臺階,來到國王和王后坐著的宮殿。
  “我是來讓您兌現自己的承諾的,”他說,“請把您的小女兒給我。”
  國王便命人把那女傭帶來見他,白狼對她說:“騎到我的背上來,我帶你到我的城堡去。”說著讓她騎到背上,離開了王宮。
  當他們來到狼與國王相遇,并將花環給國王的地方時,狼停下來,要她從背上下來,好休息一小會兒。
  他們在路邊坐下。
  “我想知道,”狼說,“要是這片森林歸你父親所有,他會做什么?”
  那女傭回答:“我的爸爸是個窮人,所以他會砍倒所有的樹,把它們都鋸成木板,把木板都賣掉,我們就再也不會受窮了,永遠都有充足的吃的。”
  狼弄清楚了她不是真正的公主,就把女仆帶回王宮。他生氣地闖進國王的房間,說道:
  “馬上給我真正的公主!你要是再敢騙我,我將掀起一場暴風雪,刮倒你的王宮,把你們統統埋在廢墟里!”
  國王王后不停地流淚,卻想不出任何對策,只得召來小女兒,國王對她說:“我最可愛的孩子啊,你只能和白狼走了,因為我已答應過把你送給他的,我必須遵守自己的諾言。”
  公主開始做離家的準備,她首先到自己的房間,拿上那個野花花環,帶著它上路,白狼把她馱在背上就走了。當來到狼和女仆一起休息過的地方時,他讓公主下來,在路邊休息一小會兒,接著白狼對她說:“我想知道,要是這片森林歸你父親所有,他會做什么?”
  小公主回答:“我的父親會砍掉所所有的樹木,把這里變成一座漂亮的公園,到了夏天的時候,他就可以帶上隨從們,在這兒的草坪上散步。”
  “這才是真正的公主。”狼自言自語道。他大聲說道,“再騎到我的背上來吧,我要帶你回我的城堡。”
她坐到他背上,狼就開始在森林里飛快地穿梭,他跑啊跑啊跑啊,終于在一座氣派的莊院前停下來,這座院子有著巨大的門。
  “這是座漂亮的城堡,”公主說著便走了進去,“要是離我的父母近一些,該多好啊!”
  白狼回答道:“每年年底,我們都會去看望你的父母。”
  話音剛落,毛茸茸的白皮就從白狼背上滑落下去,公主看見他根本不是一只狼,而是一位非常英俊的青年,既挺拔又魁梧。
  他牽起她的手,帶她登上城堡樓梯。
  半年后的一天,他走進她的房間,說:“親愛的,你得準備參加一場婚禮。你的大姐要結婚了,我要帶你回你父親的王宮。婚禮結束時,我會來接你回家。到時我會在門外吹口哨,你一聽見我的口哨聲,就不要理會你父母說什么,趕緊離開舞池和宴會,馬上到我身邊來,因為如果我不帶著你回來,在森林里,你一個人肯定會迷路的。”
  公主準備好后,看見青年又披上白色的皮毛,變回白狼的模樣。白狼把她馱在背上,來到她父親的宮殿,然后把她留在那里,就走了。到了晚上,白狼來接她。它等在宮門外面,發出一聲長而響亮的哨音。公主跳舞正跳到一半,聽見哨聲,便馬上來到他身邊。
  又過了半年,青年以白狼的模樣走進她的房間,說:“親愛的,你得準備參加你二姐的婚禮。今天我會送你去你父親的王宮,我們將在那兒一直待到明天早上。”
  于是他們一同前往參加婚禮。晚上,當兩人單獨在一起時,他拋下皮毛,又從狼變回了英俊青年。他們并不知道,公主的母親當時就躲在房間里。她見到放在地上的狼皮,就派一個仆人悄悄拿走狼皮,把它放在廚房的爐火里燒掉了。火焰一碰到狼皮,就響起一聲可怕的雷鳴,白狼被一陣旋風裹著,消失在王宮門外,被獨自吹回了自己的城堡。
  小公主心碎了,整夜痛哭不止。第二天一早,她出發尋找回白狼城堡的路,可是她在森林里找來找去,卻怎么也找不到可以回城堡的路。她在森林走了十四天,睡在樹下,以野果和草根為食,最終她來到一所小房子前。她開門走進去,看見風獨自坐在房間里,便對風說:“風啊風,你看見白狼了嗎?”
  風回答:“我整日整夜地在世界各地吹著,剛剛才回到家。我沒見到過白狼。”
  不過風給了公主一雙鞋,告訴她,穿上這鞋,可以一步走出一百英里。于是公主像風一樣地在空中行走,遇到了一顆星星,她對星星說:“星星,星星,請你告訴我,你看見白狼了嗎?”
  星星回答:“我整晚整晚地閃著光,沒有見到他。”
  不過星星也給了公主一雙鞋,還告訴她,穿上這鞋,一步便可以走出兩百英里。公主穿上星星送的鞋,走到了月亮上,她說:“親愛的月亮,你看見白狼了嗎?”
  月亮回答:“我整夜整夜地在天空中航行,剛剛才回到家。我沒有見到他。”
  不過月亮也給了公主一雙鞋,穿上這鞋,可以一步走出四百英里。于是公主走到了太陽的身邊,她對太陽說:“親愛的太陽,你看見白狼了嗎?”
  太陽回答:“是的,我看見過他。他有了新的新娘,因為他以為是你離開了他,永遠不會再回來了,他現在正在籌備婚禮。不過我會幫助你的。這里有一雙鞋,穿上它,你可以在玻璃和冰上行走,還可以爬上最陡峭的懸崖。這兒還有一個紡輪,你可以用它把苔蘚紡成美麗的綢緞。你離開這里,會遇到一座玻璃山。穿上我給你的鞋,可以很容易地翻過山去,在山頂上,你可以看見白狼的宮殿。”
  于是公主出發了,不久就來到了玻璃山的腳下,正如太陽所說,她在山頂果然看見了白狼的宮殿。
  公主化裝成一位老婦人,沒人能認得出她,還用一塊披巾包住頭。宮殿里正在為第二天的盛大婚禮做準備,打扮成老婦的公主于是取出紡輪,開始把苔蘚紡成綢緞。她正紡著,新娘從旁經過,看見苔蘚變成了美麗的綢緞,就對老婦說:“老人家,我想要您的這個紡輪。”
公主回答:“我可以給你,只是今晚你要讓我睡在王子門外的墊子上。”
  新娘說:“可以,你今晚可以睡在王子門外的墊子上。”
  公主就把紡輪送給了她。當晚,為了避免被人認出,她用披巾裹住全身,躺在白狼門外的墊子上。當宮中所有人都睡著后,她就開始講述自己的經歷。
  她說自己是三姐妹中最美麗的小公主,她的父親把她許配給一只白狼。她還說了自己是怎樣先去參加了大姐的婚禮,不久又隨丈夫參加了二姐的婚禮,她的母親又是怎樣命傭人把白狼皮扔進廚房爐火里燒掉的。
  接著,她又說起自己在森林里的遭遇。說起自己是如何一邊哭一邊尋找白狼的。還有風、星星、月亮和太陽是怎樣幫助她找到白狼宮殿的。白狼聽完了她全部的訴說,終于明白了這正是自己的前任妻子,她沒有背叛他,反而來找尋自己并且還經歷了重重磨難。
  不過當晚他什么也沒說,到了第二天,來自遙遠國家的許多國王和王子都前來參加婚禮。當全體貴賓都聚集在宴會廳時,白狼對客人們說道:“尊貴的國王和王子們,各位請聽我說。我曾經要過一位公主……”
  聽著白狼王子的故事,所有的國王和皇室貴賓們都安慰他。
  “但是,”白狼說,“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樣,我以為她已經忘了我,再也不會回來了。沒想到她到處找我,我發誓,我們在一起了,將永遠不再分開。”
  于是,他派人接來小公主,王子和公主一起向新娘道歉,心底善良的新娘成全了他們。而白狼王子當場為新娘招婚,選了一位在場的王子。
  婚禮沒有浪費,兩對戀人一起慶祝了這美好的一刻。
 
第十篇:布拉李兒
 
從前有個婦女,她有個獨生女兒。這孩子七歲左右時,每天上學都路過一個果園。園子里有棵野李樹,枝頭上掛滿了誘人、熟透的果子。每天清晨,這女孩都會摘下一顆,放進口袋,帶到學校去吃,人們因此叫她布拉李兒。可是,這果園屬于一個巫婆。一天,巫婆發現小姑娘路過時摘了一顆李子。布拉李兒采摘時那天真樣兒,根本不像是知道采摘路邊的果子是錯的。這可把巫婆氣壞了。于是,她第二天就藏在籬笆后面。當布拉李兒經過那兒伸手去采摘時,她一下就跳了出來,抓住這孩子的手臂。
  “好啊!你個小毛賊!”她高聲叫道,“我終于抓著你啦!這下你得為自己的不軌行為付出代價。”
  可憐的孩子嚇了個半死,她祈求老婆婆原諒她,向她保證自己不知道這樣做是錯的,答應今后不再干這種事。巫婆不但毫無同情心,反而還把布拉李兒拉進屋里關起來,直到她后來報仇的那一刻。
  隨著時間的推移,布拉李兒長大成了一個漂亮的姑娘。然而,她的美麗和善良不但沒能軟化巫婆的心,反倒招來了她的仇恨和嫉妒。
  一天,她把布拉李兒叫到跟前,命令道:“提著這籃子,去井里打水。給我提滿一籃,否則我就殺了你!”
  姑娘提著籃子出去了,一遍又一遍地把籃子放進井里,可全是白費力氣。每次提起籃子,水都漏掉了。最后,她絕望地放棄了,靠著井邊痛哭起來。這時,傳來了叫她名字的聲音:“布拉李兒,你干嗎哭啊?”
  她轉過身去,見一個英俊少年友善地望著她,看樣子也為她的處境難過。
  “你是誰?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她問道。
  “我是這巫婆的兒子,”他回答道,“我叫本施貝爾。我知道她一心想害死你,但我向你保證,她那惡毒的計劃不會得逞。如果我讓這籃子裝滿水,你愿意親親我嗎?”
  “不,”布拉李兒回答道,“我才不親你,因為你是巫婆的兒子。”
  “那好吧,”小伙子傷心地回答道,“把籃子給我,我替你裝滿。”他把籃子往井里一放,水居然留在籃子里了。緊接著,女孩提著滿滿一籃子水返回屋里。巫婆一看,臉氣得煞白,高喊道:“準是本施貝爾幫了你。”布拉李兒低頭不答。
  巫婆氣沖沖地說道:“那好,咱們走著瞧,看誰厲害。”
  第二天,她把姑娘叫到跟前,對她說道:“給你這袋麥子。我要出去一會兒。等我回來時,我可希望你已經把它做成了面包,否則我就殺了你。”說完,她就走出了屋子,順手把門關上,還加了鎖。
  可憐的布拉李兒不知道怎么辦是好。就在巫婆離開的那一小會兒,讓她一人磨完面粉、揉好面團、再烤出面包,那是不可能的呀!開始,她還是勇敢地干起活來,當她發現這活兒沒法完成,她撲到一把椅子上,大哭起來。這時,旁邊傳來本施貝爾的聲音:“布拉李兒,布拉李兒,別哭得那樣傷心。如果你親親我,我就會做好面包,你不就沒事了!”一聽這話,她從絕望中驚醒過來。
  “我才不親巫婆的兒子。”布拉李兒回答道。
  可本施貝爾還是從她那兒接過麥子,磨了面粉、揉好面團、再烤成面包。等巫婆回來時,面包已在爐里烤好了。
  她轉身面朝姑娘,聲音里帶著憤怒,叫嚷道:“準是本施貝爾來這兒幫了你!”布拉李兒低頭不答。
  “咱們走著瞧,看誰厲害。”巫婆說道,雙眼里透著憤怒。
  第三天,她把姑娘叫到跟前,說道:“去我姐姐家,她住在群山的那一頭。她會給你個匣子,你必須把它給帶回來。”她這樣說著,可心里明白姐姐是個比她更為殘酷、惡毒的巫婆,不但不會讓她回來,反而會把她關起來餓死。布拉李兒沒想那么多,高高興興地出了門。在路上,她碰上了本施貝爾。
  “你去哪兒,布拉李兒?”他問道。
  “我去女主人的姐姐那兒,得去取個匣子回來。”
  “噢,可憐啊,可憐的姑娘,”本施貝爾說道,“你這是直接去送死。親親我,讓我救你。”
  可布拉李兒依舊回答道:“我才不親巫婆的兒子!”
  “盡管如此,我還是會救你的!”本施貝爾說道,“我愛你勝過愛我自己。帶上這油壺、面包、繩子,還有掃把。你一到那巫婆住的地方,用壺里的油涂抹門的合葉,把面包扔給那只迎接你的大猛犬。躲過狗后,你會在院里見到一個悲慘的婦女,在用辮子掛著桶從井里徒勞取水,你必須把繩子給她。進了廚房,你會看一個更慘的婦女,試圖用舌頭清掃壁爐,你得把掃把給她。你會看到那匣子就放在櫥柜頂上,快速取下,趕緊離開屋子。如果你按我說的去做,你就死不了。”
  布拉李兒仔細聽過他的交代,就按此去做了。她到了那地方,給門上的每個合葉抹了油,朝狗扔了面包,把繩子和掃把分別遞給井邊和廚房的兩個婦女,從櫥柜頂上抓起那匣子,撒腿就往屋外沖。就在她跑開時,巫婆聽見了她的聲響,直奔到窗邊,朝廚房的婦女喊道:“打死那小偷,叫你呢!”
  然而那婦女回答道:“我才不呢,因為她給了我掃把,可你卻逼著我用舌頭清掃壁爐。”
  然后,巫婆又氣沖沖地朝井邊的婦女喊道:“抓住那姑娘,我叫你呢,把她扔進井里淹死!”
  然而那婦女回答道:“我才不淹死她呢,因為她給了我繩子,可你卻逼著我用辮子掛桶取水。”
  然后,巫婆又高聲叫那只狗咬住姑娘不放,可狗卻回答道:“我才不咬住她呢,因為她給過我面包,可你卻讓我忍饑挨餓。”
  那巫婆氣得差點沒噎著,高喊道:“門,快把她關起來,別讓她逃出去!”
  然而那門回答道:“我才不呢,因為她給我的每個合葉抹了油,可你卻讓它們變粗、生銹!”
  于是,布拉李兒把匣子夾在腋下逃脫了,回到女主人家中。見這比以前更加漂亮的姑娘就站在自己面前時,她那又驚又氣的樣子可想而知。她雙眼兇相畢露,用憤憤的口吻問道:“你遇到本施貝爾啦?”可布拉李兒低頭不答。
  “咱們走著瞧,”巫婆說道,“看誰是最后的贏家。聽著,雞棚里有三只公雞,一黃、一黑、一白。任何一只在夜里啼叫時,你必須說出是哪一只叫的。要是出錯,那就認倒霉吧。我會一口就把你吞掉。”
  好在本施貝爾就住在她隔壁房間里。半夜,布拉李兒聽到了一聲啼叫。
  “是哪一只叫的?”巫婆叫道。
  接著,布拉李兒戰戰兢兢地敲著墻壁,輕聲問道:“本施貝爾,本施貝爾,是哪一只叫的?”
  “如果我告訴你,你能親親我嗎?”他透過墻壁輕聲問道。
  可她卻回絕道:“不。”
  接著,他輕聲回答說:“盡管如此,我還是會告訴你。是那只黃的。”
  巫婆注意到了布拉李兒遲遲不答,就來到了她的門口,生氣地喊道:“立刻回答,否則我殺了你。”
  于是,布拉李兒回答道:“是那只黃的。”
  巫婆氣得直咬牙跺腳。
  不一會兒,另一只公雞叫了一聲。“快告訴我是哪一只叫的,”巫婆叫道。經本施貝爾提示,布拉李兒答道:“是那只黑的。”
  幾分鐘后,又聽到雞鳴聲,隨即傳來巫婆的喝令聲:“這又是哪一只?”
  布拉李兒又一次祈求本施貝爾幫幫她。可他這回猶豫起來,因為他希望布拉李兒能忘掉他是巫婆的兒子,從而會答應親親他。正當他猶豫時,卻聽到了姑娘痛苦的哀求聲:“本施貝爾,本施貝爾,救救我吧!巫婆過來了,就在跟前,都聽她牙磨得咯咯響啦!”
  本施貝爾一躍而起,打開門,朝巫婆撲去,使勁把她往后一拉,巫婆打了個踉蹌,頭朝下栽倒在樓梯角,摔死了。
  布拉李兒終于被本施貝爾的善良和仁慈打動,成了他的妻子,一直過著幸福的生活。
 


    編輯:ctwxc
    掃一掃 更健康